云南少数民族曲艺

据统计,云南现有曲艺83种,为全国之冠,其中少数民族曲艺56种,汉族曲艺27种。少数民族名曲目(篇、部)1000余件,汉族曲目也有1000余件。已经出版、发表的曲艺理论专著、评论、理论文章、曲艺作品集(包括“晚霞工程”,共1000余篇(部),350多万字。因此,人们又把云南称为“民族曲艺之乡”,“曲艺富省”。云南少数民族数量之多,居全国之冠。少数民族中,民间曲艺的历史十分悠久,积淀非常丰厚。

彝族在云南少数民族当中,人口最多,居住地域最广,民间说唱艺术最为丰富,各个支系中都有世代流传的曲种。彝族民间和彝文古籍记载的《种荞歌》、《撵山歌》、《盖房歌》等,描绘了彝族先民耕作、狩猎、巢居、穴居、屋居的发展过程,粗犷古朴、十分动人。彝族歌谣据统计有七十二调,大的有“梅葛调”、“青棚调”、“阿色调”、“乐作调”、“阿哩调”。它们与当地彝族支系流传的神话、故事结合,说说唱唱,韵味盎然,形成句式规整,结构严谨,善于应用排比夸张的手法和诙谐幽默的格调,叙述状物和塑造人物形象,宣扬本民族的历史、人物、生产、习俗、伦理、道德等,寓教于乐,很有群众基础。

白族也是云南少数民族人口较多的民族之一。白族古代先民“ 人”、“白蛮”,早已创造了各种神话、传说和歌谣。流传在白族地区的古歌《摘果谣》,洱源西山的《白族调》,都是反映古老的采集和农耕的歌谣。《九隆神话》成为白族曲艺“大本曲”的传统曲目《白王的故事》。明清时期,大理地区白族曲艺发展比较成熟,产生了“三腔”(南腔、北腔、海东腔)、“九板”(平板、高腔、脆板、大哭板、大哭边板、提水板、小哭板、小哭边板、阴阳板)、“十八调”(祭奠调、道情调、麻花调、螃蟹调、放羊调等)。

哈尼族主要生活在云南红河和澜沧江两江流域,也是云南人口较多的一个少数民族,分布在云南全省5个地、州,30多个县。在古代歌谣、神话、故事、祭词的基础上,发展创造了色彩斑谰的曲艺说唱艺术。哈尼族曲艺种有“哈巴”、“腊苔”、“优历克”等,分布在哈尼族不同的支系民众中。“哈巴”传统曲目主要有“十二奴局”或“十二窝果”,“奴局”、“窝果”相当于汉族著作的“篇”、“章”。每一个奴局又包含若干既有联系又可独立成章的唱段。“十二奴局”内容包含古老的神话、传说、生产、生活、伦理观念等,其篇目有开天辟地、天翻地覆、杀鱼取种、砍树计日、火的起源、三个能人(头人、工匠、贝玛)、建寨定居、生儿育女、祖先迁徙、孝敬父母、觉车赶街、四季生产等

傣族主要聚居在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和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其民间艺术十分丰富。在无文字的远古年代,先民就创造了大量的神话故事,人们把这些古老的文化遗产称为“赶木贯”(意为“讲过去的事”)。后来佛教传入傣族地区,产生了文字,这些故事大都刻在贝叶上,人们把它们称为“贝叶经”。傣族神话传说与古歌谣结合,产生了民间歌手演唱的说唱艺术“章哈”。“章哈”曲目很多,大多与傣族的历史文化有关,因而深受傣族民众喜欢,至今仍然流传演唱。

纳西族民间歌谣历史悠久,内容丰富,千百年来经过人们不断加工和发展丰富,形成了有一定故事内容的说唱艺术“纳西大调”,其中著名曲目有《欢乐调》、《苦情调》、《相会调》等。纳西族信仰原始宗教东巴教,有专门演唱“东巴诵唱”的祭师和歌手,传统的曲目十分丰富,人称“东巴经”,内容多为古代的神话传说故事,反映天地的形成、人类的起源、纳西族的诞生、民族伦理道德等,具有很高的历史文化价值。

傈僳族曲艺“尼丹木刮”,佤族曲艺“柏巧”、“唠琼嘎卜”(木鼓说唱),苗族曲艺“然更”、“巴腊叭”,拉祜族曲艺“嘎门可”等,都有大量的神话传说曲目,它们与民间歌谣结合,通过原始宗教祭师和歌手的演唱,世代传承,流行在各民族当中,成为民族传统文化的瑰宝,经久不衰。后来经过人们的继承创新,产生了很多歌唱新时代新生活的曲目,不断丰富着各族人民的精神文化生活。

云南土生土长的各民族说唱艺术不断发展丰富,形成了艺术表现手段和内容相对成熟完整的民族曲目,他们以叙事和抒情相结合的风格,歌唱本民族的神话传说、英雄史诗、民间故事、生产生活知识、爱情故事、伦理道德等,长期流传民间,并由此产生了一批专业、半专业的歌手、艺人,他们大多数身兼原始宗教祭师,在本民族当中享有很高的威信,受到人们的敬重,通过父子传承和师徒相传的方式,使民族曲种有一套相对稳定的表演技法和习俗,具有一定规范性。由于具备以上的基础特征,云南各民族说唱艺术与全国其他兄弟民族说唱艺术一样,具有独立存在的价值和地位,得到人们的公认。除了少数民族曲艺,云南由于地处边疆、多种文化在这里汇聚、交融、相互渗透、相互影响,故本地的汉族也有与内地不尽相同的各种曲艺表演形式。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