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小和:传承哈尼文化的使者

哈尼族大型创世古歌《窝果策尼果》这样描写神和人产生的情景:太古之初,由大雾形成了大海,海中出现了一条巨大的鱼,它扇动鱼鳍,扇出了天神、地神、日神、月神、人神和海神等7对神;大鱼在造天、地之后,把身子一摆,从脊背里送出一对人种;哈尼族长篇迁徙史诗《哈尼阿培聪坡坡》中描写的民族大迁徙情景,画面感强、语言生动;哈尼族在漫长的农耕生活中创建了一套完整的风俗礼仪、伦理道德、典章制度、文学艺术、民间生产知识等体系……

由于哈尼族历史没有自己的文字,以上内容,都是以“哈尼哈吧”的歌唱调式而口头传唱。

在元阳县,有这么一个歌者,他曾经接受云南省社科院文化人类学者史军超等人采访,数天数夜,一口气唱出了从人类创世到哈尼族创造出的哈尼文化数百万言。他,就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哈尼“莫批朱小和

苦学古歌练技艺

莫批,被哈尼人称为“有文化的智者”。继承人必须具备超强的记忆力,能够背诵史诗、家谱,懂得各种宗教祭祀活动以及民间医术等,一般确定“莫批”继承者有两种方式,一种是通过族人推举,另一种是世袭继承。

而1940年出生的朱小和从小聪明伶俐,记忆力强,12岁那年,就被族人推荐,跟随身为“莫批”的爷爷、大伯学习哈尼文化。

可是,当时正值上世纪50年代,“莫批”知识被当作“四旧”而禁止传播,而‘莫批’也因此受到众人的歧视。可爷爷与大伯坚持认为,哈尼文化不能丢。12岁的朱小和只能在夜深人静之时——不能点灯或在下雨农闲时,偷偷躲到田棚里,跟爷爷和大伯学习。

虽然朱小和从未读过书,但却凭着超强的记忆和刻苦认真的学习态度,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他就能将整套“莫批”的知识掌握好并背下来。

为了更加全面地提高哈尼民间文学技艺,1954年,朱小和到元阳县原胜村乡高城村拜普科罗为师,并在此基础上不断自学。与此同时,为了生活,年纪轻轻的朱小和还学会了一手精湛的打铁技术,能打磨出刀、锄、锤等生产生活用具。同时,他还常常在心中默念古歌。不知何时,他的聪明才智传遍了哈尼人的村村寨寨。每到祭祀之时,村寨的人都以邀请他去唱古歌为荣。

宏大诗篇天下知

1955年,刚刚学了几年哈尼文化的朱小和,就凭演唱的哈尼族创史诗作品《窝果策尼果》荣获第二届云南文学艺术创作奖一等奖。

上世纪末,气势磅礴、神秘莫测、令人叹为观止的梯田,吸引了云南省社科院一个酷爱哈尼文化学者史军超的注意。就在他在哀牢山展开田野调查,在红河两岸的村村寨寨走访之时,听说了声名远播的朱小和。受史军超之邀,在自家的院子里,朱小和第一次向史军超等人演唱古歌。

一段时间之后,史军超等人依照朱小和的演唱口传,整理出了一本本宏大的汉文字史歌:创世古歌《窝果策尼果》、长篇迁徙史诗《哈尼阿培聪坡坡》、《普亚德佐亚》,神话传说《神的古今》、《神和人的家谱》、《塔坡取种》等。文字承载的古歌一经面世,立即吸引了中外文化学者的目光,朱小和从此也为外界所知。

在朱小和的柜子里,一块块奖牌、一本本证书,记载着他的荣耀:2002年5月26日,云南省文化厅、云南省民族事务委员会命名其为“云南省民族音乐师”;2007年,文化部评其为哈尼古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他成为中国第一个哈尼族古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他演唱的数万言哈尼古歌《窝果策尼果》和迁徙史诗《哈尼阿培聪坡坡》,成了哈尼族历史文化的百科全书。

传承文化不惜力

今年75岁的朱小和,随时手捧水烟筒抽烟。他言语不多,不大会说汉语,和记者的对话,全由同来者翻译。

他担心哈尼文化不能传承下去,因为“有的人连哈尼话都不会说了,更别说唱歌了”。但他有着受命于祖先使命的内在动力,坚决把哈尼古歌等哈尼“莫批”文化的技艺传承下去,从1973年起,朱小和就开始选择性地收徒。现在已有徒弟李有亮、朱文亮、李爱鲁3人

朱小和是一位出色的歌者,更是抚慰哈尼人心灵的长者。每年哈尼族的昂马突、矻扎扎、十月年等节日,是哈尼人最庄严而喜庆的日子。每到此时,朱小和就会成为领头的长老,穿上新衣,头戴包头,威严地带领年轻人杀鸡、煮饭、祭祀、虔诚祷告,让人间美味和源远流长的歌声萦绕在哀牢山脉、梯田上空,祈祷哈尼人在新的一年里风调雨顺,平平安安。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