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尼阿波朱小和

初识朱小和,是深秋时节的一次慕名拜访。在攀枝花乡党政办石主任的陪同下,拍摄了一组肖像后就匆匆离开了。老人家把我们送到村口,拉着我的手,对我说了一段密集、低沉而押韵的话语,因为语言不通,我只能通过老人慈祥的面容和亲切的表情,意会大概意思。
2014年7月5日,我又一次来到元阳县攀枝花乡硐浦村拜访朱小和。朱小和号称“摩批哈腊”,意即摩批中的老虎,喻本领高强的人。老人已经习惯了来访者,他换上民族服装,坐在桌前抽水烟,面目冷峻,沉默寡言。家人忙着准备午饭。小孙子鲁嘎跑来跑去,有时会在老人身上攀上爬下。
因为语言障碍,交流需要借助朱小和的儿子朱勇翻译,而朱勇的汉话水平也有限。面对哈尼族历史的活化石,面对人们尊敬的大摩批,最后只能默默相对。
哈尼族大型创世古歌《窝果策尼果》、长篇迁徙史诗《哈尼阿培聪坡坡》、《普亚德佐亚》,大批著名神话传说,如《神的古今》、《神和人的家谱》、《塔坡取种》、《遮天树王》、《动植物家谱》、《英雄玛麦》、《人老不死药》、《哈尼四季生产调》、《头人、摩批、工匠》、《红石和黑石的岩洞》、《都玛沙莪》、《摩批》等,都是朱小和演唱口传,经云南社科院的史军超先生梳理而出版的。朱小和2007年被文化部评为哈尼古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也是中国第一个哈尼族古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朱小和1938年出生,今年77岁。家传世袭摩批。朱小和的大伯,是勐弄土司署中专司重大节庆祭祀和背诵家谱的大摩批。因学识渊博,为哈尼族各地摩批所折服。朱小和父母早逝,自幼跟随大伯研习摩批经典礼仪。朱小和天赋极好,他的演唱浑厚抒情,曾自创五种发声法,可以分别从头顶、鼻腔、下巴、肚脐、膝盖等部位发声。加上勤学好问,对学识长于他的人,不论老人小辈一概虚心求教,而且记忆力惊人,许多古歌听一两遍就能背诵。上万行的古歌起个头,就可以轻松自如地接唱下去。
朱小和个性鲜明,富于生活情趣。在重大节庆仪式上,气度恢宏,凝重如山,日常生活中谈吐风趣、应对机变,声音非常具有感染力,只要他开口唱歌,大人孩子小媳妇无不凝神静听。
朱小和14岁开始打铁,是农民是摩批又是铁匠,干完农活,就在他的铁匠铺或去外地打铁,能打造漂亮的匕首、砍刀、枪和各种农具。有人来请,背上装有法器的布袋又前去主持祭仪。
大型古歌的演唱,需要几天几夜,非常耗费精力,歌手往往沉浸在古歌的故事和情节当中,即使盛年的摩批,也需要数天的时间来恢复元气。朱小和演唱全本《哈尼阿培聪坡坡》,需要12天时间,听过他演唱的人说,在此期间,每天除了小睡一会儿,他一直在唱,是不能停歇地唱。夜里,寨子里的男女老幼会聚拢过来,随着歌声一起哭,一起笑,一起难过,一起悲伤。在一个清晨,朱小和唱完了古歌,自己不可遏制地潸然泪下。那一刻,人们对朱小和肃然起敬——他是一位出色的歌者,是英雄,是勇士,更是抚慰哈尼人心灵的“神”。
摩批,意即“文化超群的智者”。是哈尼文化最重要的传承人,有完整的传承制度。摩批通过言传身教、口耳相传,把知识传授给徒弟,内容包括哈尼族历史文化、迁徙史诗、神话传说、父子连名谱系、音乐、舞蹈、医术、天文、地理、历法、禁忌、祭祀等。学成要经过严格的考试,由老摩批点出史诗的篇章和宗教仪式中的任意章节,让继承人演唱或朗诵,稍有停顿和错漏,则不予通过。考试通过,师傅会传一把尖刀和一个布包,从此开始履行摩批的职责。这一套承袭制度以师徒连名制的方式代代相传。目前,朱小和有6个弟子。
朱小和最远的地方去过深圳,在深圳中华民族村给游客演唱《哈尼阿培聪坡坡》。一年后,朱小和回到了哈尼人真正的火塘边。
哈尼族的“摩批”也叫“贝玛”、“比摩”等,也译作“莫批”、“磨批”、“摩匹”等。摩批是哈尼族社会中各种宗教祭祀活动的主持者,同时也是哈尼族传统文化的主要传承者和传播者之一。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