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巴经创世史诗《创世纪》

《创世纪》,纳西语称作《崇搬图》。崇,即人类,兼有种族含义;“搬”,即迁徙,兼有分支的含义;“图”,即出世、由来。因为其中有很大一部分篇幅是反映开天辟地,创世造物的,因此多译为《创世纪》。它一般被东巴们唱诵于祭天、祭祖等大型祭祀活动。全长两千多诗行,叙述了宇宙起源、万物生长、人类起源、创世立业、繁衍后代的历程。与《鲁般鲁饶》、《黑白之战》被称为纳西族三大英雄史诗,是东巴文化中最为璀璨的“三颗明珠”。但从内容的深度和广度来看,它超过了另两部作品,应是“三颗明珠”之首。
创世传说
远古时候,天地混沌、阴阳混杂,树木走路、石头说话,一切都在晃荡。先有三样天地日月影子、三生九、九个出母体,出现真假虚实。真与实相配变出日、虚与假相合变出月。月光变碧石、碧石变白气,白气变妙音,妙音变善神依格窝格,善神变白露,白露变白蛋,白蛋变神鸡恩余恩曼,神鸡生下九对白蛋,孵出神与人;月光也依次变黑石、黑气、噪音、恶神依古丁那,变出黑蛋、黑鸡负金安南,黑鸡生下九对黑蛋,孵出各种鬼怪,天神九兄弟开了天,地神七姊妹辟了地。白鸡的煞尾蛋生出牛状怪兽,使天地震晃,阳神阴神杀了它,以祭天地日月山川木石,所有的人来建造居那什罗神山,撑牢天穹。山上妙音与山下白气化生白露,露变海,海生海蛋,蛋里生出人祖恨使恨忍。经过九代,传到崇忍利恩。
利恩兄弟姐妹婚配,秽气污染了天地,招了洪祸。利恩兄弟犁地犁进东神瑟神住地,天神派野猪把地翻平,利恩兄弟捉了野猪,天神前来,也被打伤,只有利恩为阳神阴神治伤。于是阳神授之以皮鼓逃生之计。洪水滔天,利恩独存。阳神做木人接人种,叫利恩九昼夜去看,利恩看早了,木人造不成。利恩找不到伴侣,阳神叫他去娶横眼天女,利恩却娶了美貌的竖眼女。结果生了蛇蛙野兽。利恩到黑白交界处,幸与天女衬红褒白命相遇、相爱。来到天上,女父孜劳阿普忌恨世人,磨刀霍霍,准备杀掉利恩。衬红褒白命想尽办法千方百计保护了他。孜劳阿普设置了过刀梯、一天砍完九十九座山的树林、一天烧完九十九座山的树、一天播种九十九座山的地、一天拣回九十九片山地上的种籽、找回被斑鸠和蚂蚁吃去的种籽、打岩羊、捕鱼、挤虎乳等道道难关。崇忍利恩在衬红褒白的帮助下一一做到了,终于化险为夷,逼使孜劳阿普把女儿嫁给了崇忍利恩。
崇忍利恩与衬红褒白终于成婚,婚后双双迁回人间。途中经历重重险关,战胜拦截的凶神可洛可兴,来到“崩石套本当”(今白沙)定居创业。
他俩婚后生了三个儿子,不会说话,派蝙蝠去问孜劳阿普。蝙蝠用计偷听到了秘方。利恩、衬红照秘方祭天,三个儿子同时用不同语言说出“马吃萝卜”一句话,老大讲藏话,居住在迪庆一带,老二讲纳西话,居住在丽江一带,老三讲白族话,居住在大理一带。分别成了藏、纳西、白族,万世昌盛。子孙像星星落满大地,像春光四处绽放,像雪山奇峰林立,像金沙江源远流长。
体现超长社会跨度
《创世纪》形象生动地展现了古代纳西先民的生产生活,创世立业。所反映的内容是十分多姿多彩的,多侧面的,而且时间跨度很长———几乎包括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几个时期。可以从以下几方面略知。
孜劳阿普包办女儿婚姻,要她嫁给可洛可兴,而不嫁给利恩,在利恩一一化解了其设置的道道难关后,又向利恩索取聘礼,以及定居白沙后所进行的较先进的农耕生产,是封建领主制的特征。
作品中所描写的嫁女“送九对耕牛,送七对犏牛,送九匹乘骑,送七匹驮马,给九个东巴,给三个男奴,给三个女奴。”则是奴隶社会的特征。这里,男女奴隶,甚至连东巴和卜师都被当作私有财产,如耕牛、驮马一样当作陪奁了。
原始经济方面:崇忍利恩上山打岩羊,下河捕鱼,用弓箭射斑鸠,用虎皮做衣服等,是狩猎时代的印记。利恩砍伐森林,焚烧树木,在火地上播种,这是典型的原始刀耕火种。狗、羊、鸡是人类最早驯养的动物,崇忍利恩的皮鼓里装有这三样畜禽。衬红褒白结婚的“礼服”是她用羊毛弹、碾而成的毡裙,这是游牧时代的原始加工方式,一直沿袭到如今的纳西族偏远山区。人类对昆虫、蜜蜂等的利用也是在很久远的就开始了。如诗中“石板不热蜜蜂不搬家”的描写,正是生活在洞穴年代的真实写照。
《创世纪》中有多种多样的崇拜:建造了居那什罗神山,派虎、豹、狮、大象、马去轮流守卫,这是动物崇拜。老虎一直是纳西族的动物图腾崇拜,沿袭至今,是英武的象征,是守护神。“柏树是天的舅父,雷不轰柏树;杉树是天的舅母,电不劈杉树。”崇忍利恩的活命皮鼓就拴在柏树和杉树上,这是典型的植物崇拜。祭天活动中用柏树和栗树也就沿袭至今。作品中的居那什罗神山,被尊为撑天镇地、化生万物的神山,这里对山的崇拜。纳西族认为人死后回归于山中灵界的生死观也源于此。作品描写的用酥油、白面、柏叶祭祀和用栗枝、柏枝祭天的习俗,是对天的崇拜。利恩的三个儿子生下后不会说话,通过祭天后三个儿子说出三种语言,就是对祭天的肯定和赞美。在纳西族看来,天是一切神物的主宰,一切自然现象都来源于天的旨意,甚至把祭天不祭天当作鉴别是不是纳西族的标志之一。纳西族有“纳西美补若”之称。有“纳西祭天大”,“纳西祭天族”之说。实质上,纳西族的祭天就是祭祖先,是缅怀祖先的功德及凝聚家族内部团结共处的目的。
家庭形态方面:从恨时恨忍第一代到崇忍利恩,是父子连名制,这是父权制家庭的标志之一。从孜劳阿普“一家之主”式的独断专行看,父权已经建立。从婚姻关系来看,作品中的男女又是较平等的,而不是女子成为丈夫的附庸被歧视奴役。如男神东和女神瑟总是平起平坐,未有高低;孜劳阿普也在一些大事上不听妻子阿仔的意见。衬红褒白则处处是崇忍利恩的“军师和参谋”,从利恩过十道难关来看都是衬红出谋划策才取得的结果。以此看来在当时纳西族社会多少略有母系社会的味道存在。
婚姻形态方面:作品毫不隐讳地透露出古代纳西族存在过兄弟姐妹婚配的血缘婚,但这个血缘婚在这里是处于批判、惩罚的地位———成了洪水滔天的根本性原因。许多民族的神话故事都把血缘婚安排在洪水之后,显得有情有理。而《创世纪》却把血缘婚放在了洪劫之前,有意让滔天的洪水淹死它。在这次惩罚中,只有替东、瑟二人治病做了好事的崇忍利恩得以幸存。这里,当然随后世伦常观念渗透,强加于古老神话的故事,但也客观地表明了作品形成的时代的婚姻形态已脱离了血缘婚,进到了对偶婚和一夫一妻制。以及后来形成的纳西族婚姻恋爱观中的“同宗族之间不能结婚”观念正是源于《创世纪》中兄妹婚配所受到惩罚后的启示,也说明了纳西族在很早以前就有近亲不能结婚的古训,神路图地狱部分图中有一幅图“同宗族之间不能结婚。”足以证明。
迁徙生活方面:作品描绘的人类祖先从天上迁徙到人间的漫长而艰辛的历程,是古代纳西族迁徙生活的真实写照。据史书记载,纳西族是南迁的古羌人,最早从甘肃、黄河一带经过千山万水迁居在大渡河一带,以后又逐步翻山越岭,克服千难万险迁至盐源一带及金沙江上游一带。《创世纪》有的版本所描述的路线很详,从天上到居那什罗神山,从居那什罗山一直辗转曲折地迁徙了四十来次,列举了八十多个地方,最后来到“英古堆”(丽江),这条线与史书记载的路线大致相符。也与纳西族丧葬仪式中东巴诵唱的送魂线路相吻合。
民族关系方面:作品结尾写到纳西族和藏族、白族是同祖先的三兄弟,符合它们源于氐羌、同属藏缅语族这一渊源关系。“老大藏族居上边,老三白族居下边,老二纳西居中间”的描述,也确切地印证了古代纳西族定居区与藏、白两族间的地理关系,从历史上看,纳西族很早就与彝、藏、白、普米等兄弟民族交往,丽江市在唐代前属吐蕃,唐代中期属南诏,无论政治、经济、文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三族同祖的传说,正是那个时期民族友好交往和文化交流的反映。历史上的茶马古道也印证了这一传说。
原始医术方面:东神、瑟神被利恩的兄弟用犁架撞伤,利恩用三种方法治疗:炙艾,用燃烧的艾叶团烫炙痛处;放血,淤肿处用刀划开放淤血;扎缝,简单的缝合伤口。以及后来的崇仁潘迪寻药等,这也是早期社会的一个侧面的反映。
成功塑造英雄形象
《创世纪》所塑造的崇忍利恩和衬红褒白的英雄形象,是最为成功、最具光彩的。这也是作品的高度艺术成就和不朽生命力所在。
崇忍利恩的英雄形象,闪烁着崇高的美和理想的美。他之所以典型,正在于作品把他置于与洪水、天神、妖怪等形形色色对立面作斗争的典型环境中,将劳动人民能够创造一切、战胜重重困难这一最普遍而又最本质的气质凝聚在他身上,把纳西人民纯洁、善良、刚勇、坚毅、忠贞的品格融注进他血脉里,把人民的意志和理想寄托于他的举动之中。洪劫之后,山川颠倒,世界泥泞一片,面对毁灭惨景,他毫不气馁,顽强地生活着,创造着;为了繁衍人类,他闯进危机四伏的天宫求婚,砍林烧山、射虎剥皮,爬刀梯、挤虎奶,经历了天神的重重考验而不屈服;做了天神女婿,满可以安享富贵,可他不忘“人”的使命,冲破凶神恶魔的堵截,回到人间创业。这一系列的行为,充分表现出他坚毅、果断、勤劳、智慧、勇敢这一切美好的品格。
作品所塑造的另一主人公衬红褒白既是崇忍利恩的妻子,同时又扮演着支持者和合作者,如果少了她,利恩所闯过的难关也就不会那么轻易获胜。从这个意义上说,两个英雄的形象是一体的。同时,后来的纳西族哲学观念中的阴阳相应及世界由二元结构组成,有黑就有白,有神就有鬼,有公就有母……的思想也产生于此。作品赋予了她美丽善良、机智聪敏、勤巧贤达、嫉恶向善的性格和忠于爱情、忠于理想、不畏强暴、敢于抗争的精神。她蔑视父权,冲破天规和包办婚姻的桎梏,敢同人间的利恩相爱,并做他的保护人,帮他战胜父神的阴谋诡计。利恩过刀梯、挤虎奶等无不是她暗授妙计,才使利恩安然脱险,如愿以偿。
她虽是天女,但不愿偏安天宫,宁愿和利恩同甘共苦,冲破重重难关,来到人间;她虽是天女,下田栽秧能“同时插七行”;会缝箭囊马褥,剪羊毛时“剪刀嚓嚓响,雪毛团团滚”。她是勤劳、勇敢、智慧的古代纳西族劳动妇女的典型形象。约瑟夫·洛克在他的作品中是这样描写纳西族妇女的:“纳西妇女双颊红润,健壮而有男子汉气概,有像骡马一样的力气,家庭的一切事务都由她们办理。”民间有“娶得纳西婆,赛过骡子驮;娶得纳西婆,终生不用愁”之说。
总之,《创世纪》是一曲高昂的纳西祖先的颂歌,它展示了纳西先民艰苦卓绝的创世立业的光辉历程,讴歌了他们征服自然、不屈不挠的英勇斗争精神,讴歌了他们身处逆境、坚韧不拔、勇往直前的英雄气概,讴歌了人民的劳动和爱情、智慧和力量,揭示了人能战胜神、人能创造一切的思想,表达了纳西人民憧憬幸福、追求光明的理想,它形象地告诉人们:自然和社会的邪恶力量并不可怕,决定一切的是有无穷创造性、主动性的人,只要人们顽强斗争,辛勤创造,就可以把一切困难踩在脚下,开辟出光明的世界,赢得胜利和幸福。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