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族四大创世史诗之《梅葛》

《梅葛》
史诗流传在云南省楚雄州的姚安、大姚、盐丰等地的彝族地区。当地彝人每逢年节都要诵唱《梅葛》三天,并视《梅葛》为”根谱”而世代口耳相传。”梅葛”本为一种彝族歌调的名称,由于采用这种调子来唱彝族的创世史,因而人们将这部创世史诗称为《梅葛》。全诗长5775行,由《创世》、《造物》、《婚事和恋歌》、《丧葬》四部组成。“梅葛”调又分”赤梅葛”和”辅梅葛”两大类。”赤梅葛”的曲调比较悲楚、忧伤、低沉,史诗的第四部《丧葬》就采用这种曲调;”辅梅葛”的曲调较为婉转抒情,史诗的其它几部唱诵时就采用这种曲调。

一、开天辟地
远古的时候,宇宙混沌未分,没有天地。格兹天神要造天地,他从天上放下九个金果变成九个儿子,让九个儿子中的五人来造天,要把天造成象一把伞;接着又放下七个银果变成七个姑娘,让七个姑娘中的四人来造地,要把地造成象一座轿。造天的儿子用云彩做衣裳,拿露水做口粮;造地的姑娘用青苔做衣裳,拿泥巴做口粮。他们以伞作造天的模子,蜘蛛网做天的底子;以桥作造地的模子,用蕨菜根做地的底子。造天造地的时候,小伙子们好吃懒做,姑娘们勤勤恳恳,结果天造小了,地造大了,天盖不住地。怎么办呢?格兹天神便让阿夫来解决。阿夫叫三个儿子抓住天边往下拉,把天拉得又大又凹。阿夫便放出三对麻蛇来缩地,麻蛇围着地边箍拢来,但地面还是箍得不齐;接着,他又放出三对蚂蚁来咬地,果然蚂蚁把地边咬地整整齐齐;最后,他放出三对野猪来拱地,三对大象来拱地,拱了七十七个昼夜,使大地出现了山,出现了箐,有了平坝,也有了河川。天也拉大了,地也缩小了,天地才相合起来。天地造好以后,为了让天不垮,地不塌,便打雷试天,结果把天震裂了;用地震来试地,又把地也震出了洞。于是,格兹天神又派儿女们用彩云补天,用地公叶子补地。天地修补好以后,天还在摆,地还在摇。于是格兹天神又让儿女们捉来三千斤公鱼来撑地角,七百斤母鱼来撑地边,地就稳了。只是公鱼和母鱼眨眼或翻身时,地才会震动,这一震动就发生地震。地稳了以后,没有撑天柱,天还在摇晃。在格兹天神的启示下,五个儿子很勇敢,捉来世上最凶猛的老虎杀掉,用虎“四根大骨作撑天的柱子”,”把天撑起来”;用”肩膀作东南方北方向”,天才稳定下来。天地造好以后,世上还没有万物。又用虎头作天头,虎尾作地尾,虎鼻作天鼻,虎耳作天耳,左眼作太阳,右眼作月亮,虎须作阳光,虎牙作星星,虎油作云彩,虎气变雾气,虎心作天心地胆,虎肚作大海,虎血作海水,大肠作大江,小肠变成河,排骨作道路,硬毛变树林,软毛变成草,骨髓变成金子,小骨头变成银子,虎肺变成铜,虎肝变成铁,脾脏变成锡,腰子作磨石,大虱子变成黑猪和黑羊,虱子蛋变成绵羊,头皮变成雀鸟……这样,老虎垂死化身变成了天地间的万物。

二、人类起源
宇宙始成,万物方生,可世上还没有人类。格兹天神”撒下三把雪,落地变成三代人”:第一代人是”独脚人”,”只有一尺二寸长”,他们以泥沙当饭菜,只是怕晒太阳,这代人被太阳晒死了。第二代人有一丈三尺长,树叶做衣裤,吃山林野果,住老山洞。这时天上出现九个日月,这代人又被太阳晒死了。格兹天神便决意錾日月,“左手拿錾,右手拿锤,”把多余的八个日月除掉了,又撒下第三把雪,变成第三代人。这一代是竖眼人,两只眼睛朝上生。这时格兹天神又撒下苦荞、谷子和麦子,让人们去学会耕作与栽培天上老龙还教会了人们取火。但由于这代人”心不好”、”不种田”、”不拔草”,”一天到晚,吃饭睡觉,睡觉吃饭。”于是格兹天神决心发洪水,”把第三代人换一换” 。

三、洪水泛滥
洪水来临的前夕,武姆勒娃受天神之命到人间寻找人种,见学博若有五个儿子、一个姑娘,就变成熊,翻了五兄弟耕的田。五兄弟下扣子捉住熊,老大、老二、老三和老四对熊很凶,只有小弟弟心地善良,给熊解扣松绑。熊为了报答老五,在预告洪水将至的消息时,叫四个哥哥打金、银、铜、铁柜子避水,给了老五三颗葫芦籽,让他回去种上,等葫芦结得象囤箩一样大,就与妹妹一起住进葫芦避洪水,饿了就吃葫芦籽。洪水过后,老五和妹妹幸存下来。天神下令去世上找人种,葫芦蜂要咬死人种,天神一鞭子抽断它的腰,并咒“七月葫芦八月包,你养的娃娃吊着养,九月十月放火烧。”凡欲咬死人种或声言不去找人种的动物或植物,都受到了体态变形的惩罚;相反,柳树想把水中漂来葫芦拦住,但力不从心,没有拦住,天神满意柳树的好心,于是封柳树”倒栽你倒活,顺栽你顺活”。凡欲帮助寻人种的动植物都得到了封赏。世上没有了人烟,天神让兄妹二人成亲,可妹妹怎么也不答应成婚。后来”属狗那一天,哥哥河头洗身子,属猪那一天,妹妹河尾捧水吃,吃水来怀孕。”一月吃一次,吃了九个月才怀孕,却生下个怪葫芦,妹妹心中害怕,就将葫芦丢进河里。后来,天神请兔子、老鹰和虾子捞出葫芦,天神打开葫芦,从中走出汉、傣、彝、僳僳、苗、藏、白、回九个民族。

四、造物
开天难,辟地难,创世充满了艰辛,造物也同样充满了艰辛。人类从盖房、狩猎、畜牧、农事渐进到工具制作、采盐、养蚕等早期生产活动的过程中,经历着曲折与反复:起初人类从观察兽窝、鸟巢、鱼洞等动物栖居受到启发,并学会了种树剖砍木板后才学会了盖房子。由于“打的野物不够吃,要去盘田种地收五谷。”山坡杂树多,且盘根错节,不宜种庄稼。人们要把树砍掉,可兔子争先去砍,怎么也砍不掉;豺狼接着去砍,还是砍不倒;老虎也跟着去砍,仍然砍不动;接着,麂子、麻雀、大雁、老鸹、野鸡、竹鸡、鹦哥、乌鸦等百兽百鸟都去砍树,还是砍不倒。最后还是人类有办法,磨刀砍倒了杂树。接着人们要放火烧坡,野兽来烧烧不着,鸟类来烧烧不着,还是人们才烧出了荞地,盘出了庄稼,进入刀耕火种的原始农作。那时还没有牛耕地,一位叫特勒么的女性“左手拿盐巴,右手拿春草”,学会了驯牛饲养家畜。有了家畜,要去放牧,天阴下雨怎么办?人们又学会了做蓑衣篾帽;放牧人独自在山野没有伴,于是便自制乐器,发明了葫芦笙、笛子和响篾(竹簧口弦)来作伴;要盘庄稼了,人们又去观察天象和物候,才月日与四季划分出来;人们发现了铜铁想制造工具,便编出竹箩装满铜铁用马驮着去找工匠;走遍了四方,终于在牟定城找到了打铜打铁和铸锅的匠人,他们把”马鹿头拿来做砧,马鹿角拿来作锥,马鹿脚拿来作钳子,马鹿身子拿来作风箱”,终于打制出工具,种出了更好的庄稼。

五、婚事和恋歌
春牛赶下河,从此春风吹起来了,万物都在发芽,”发芽要开花……开花结果要相配”: “日月来相配”、”大星小星配”,”白云黑云来相配,春风空气来相配,地要树来配,风和水波配,河配岩来岩配石,岩石又和树相配,柿树梨树两相配,罗汉松和大风配;兔子吃了小麦来相配,老虎吃小兽来相配,没有不相配的兽,就连地上的蚂蚁都相配;凤凰吃了小虫来相配,麻雀吃谷子来相配,没有不相配的鸟;虫虫也相配,蚯蚓吃了泥土来相配,蜜蜂吃了花蕊来相配,没有不相配的树木花草,没有不相配的鸟兽虫鱼,没有不相配的人……””样样东西都相配,地上的东西才不(孤单)。因为”天有天的规:白云嫁黑云,月亮嫁太阳,天嫁给地,男女相配,人间才成对。”天地日月、星云气风、河石泥水、树木花草、鸟兽虫鱼……万事万物都在”相配”中生存发展,所以,彝家也兴起了婚配的仪礼,定制了说亲、请客、抢棚、撒种、安家等的婚俗惯制:男方先请媒人到女方家说亲,经过一番男女斗智比识的考核,双方议定了彩礼,择定了婚期;吃过定亲酒,才算是”亲戚做好了,两家哈哈笑”。婚期到了,亲朋邻友都前来祝贺,在新娘快要进门的时候,村寨里的青年便聚集在场院里,跳起”跌脚”舞,庆贺新人的结合,这就是所谓的”抢棚”仪式。次日一早接着举行”撒种”仪式,由两人扮成耕牛表演犁地撒种的舞蹈,一旁有一对男女对唱”你我亲……”婚礼结束后,恰似”竹节安在葫芦上,公配母来母配子,五个竹节五个音,葫芦配竹节,做成葫芦笙。”因为彝家认为”人从葫芦生”、”人是由竹子变成的”。此后,女方怀孕生子,生息繁衍。彝寨里的人家起房盖屋,开垦荒地,种出庄稼,饲养猪鸡牛羊,割麻绩麻,纺织麻布……到处可见男耕女织的田园生活。并叙述了与制作葫芦笙相关的生育习俗。

六、死亡与丧葬
有生就有死。树木花草会死,鸟兽鱼虫会死,万物都有死,人也总是会死。因为”天神撒下活种籽,地王撒下死种”,死种撒在谁的头上,谁就会死,谁也躲不脱。起初,人们四处去寻找”不死药”,但”医疼的药倒有,医死的药没有”。人们只好背着病人去躲死,躲到大山上,躲到大箐里,躲到石岩下,躲到柜子中,到处都躲不脱,最后病人还是死掉了。村寨的男女老幼悲伤地聚在一起凭吊亡者,兴起了”哭丧”以”怀亲”的丧葬仪礼,在缅怀故人的同时,彝家理解了生死之理,从而直面死亡,憧憬着更美好的生活。

《梅葛》并没有一个从头至尾贯成一气的完整故事。它的每一部分由许多篇组成,每一篇又可以独立成章,单独咏唱。但同时,每一篇章又是全诗的有机构成部分。史诗将神话与纪事相结合,用创世这一根主线贯穿全诗,呈现了彝族先民对天地万物起源的朴素、大胆、神奇的想象,又概括了彝族人民生活历史的发展轮廓,反映了古代彝族先民的原始宇宙观、宗教信仰。风俗习惯,堪称是彝族古代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梅葛》的搜集整理情况:1957年由徐嘉瑞等人第一次较全面地搜集了在楚雄姚安县马游乡流传的唱本;1958年云南省民族民间文学楚雄调查队再次作了全面搜集、整理、翻译,并于1959年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