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露窝罗节——阿昌族创世史诗的祭典

据阿昌族创世史诗传说,天公“遮帕麻”和地母“遮咪麻”是开天辟地的祖先,他们造天织地、制服洪荒、创造人类、智斗邪魔腊訇,使宇宙天地恢复和平,人类得以繁衍生息。
这是个祭祀祖先的节日
跨越3000公里,穿过冬春两季,终于来到云南省德宏州梁河县,在期待与好奇中,展开了一场盛大的阿昌族节日盛典之旅——阿露窝罗节。
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是阿昌族的主要聚居地区,有陇川县户撒阿昌族乡、梁河县九保阿昌族乡和曩宋阿昌族乡3个民族乡,他们循着先祖留下的印迹,世代安居于这片乐土。

阿昌族生活在滇西山区。
古代的阿露窝罗节一般以村寨为单位举行,节日活动可以持续几天以至半月。1993年德宏州九届人大常委会第30次会议决定,将每年农历正月的梁河县阿昌族的窝罗节,和农历九月的陇川县阿昌族的会街节,统一为“阿露窝罗节”,于每年公历3月20日开始欢庆两天。
阿露窝罗节是阿昌族每年最为隆重和盛大的传统节日,形成于阿昌族先民长期的征战、狩猎、农耕等活动中,来源于祭祀天公“遮帕麻”和地母“遮咪麻”的古老宗教仪式。传说遮帕麻和遮咪麻上天的时候,人们跳了三天三夜的舞,唱了三天三夜的歌,于是就有了“窝罗节”。

阿昌族图腾——青龙白象和满弦的弓箭。
节日期间,阿昌族同胞在宽阔的舞场上搭建起窝罗台(祭祀台),在两座高约6米的牌坊和4米见方的台座上竖立起节日标志,顶部架设着一张巨大的满弦弓箭,箭指苍天,象征着遮帕麻用它来射落魔王腊訇制造的假太阳,立起青龙和白象的雕塑,代表吉祥如意。人们为窝罗台披挂起鲜花绿叶,并在台上绘满阿昌族服饰上的图案。
过节期间,十里八乡的阿昌族男女老少都穿上鲜艳夺目的民族盛装,翻山越岭,汇集到窝罗场上,展开舞狮、舞象、舞双龙、蹬窝罗等歌舞、竞技和祭祀活动。

曩宋阿昌族乡关璋村的阿昌族大活袍曹连文,手执大扇和鹰尾口述着史诗。
祭祀过程中最庄重和崇高的环节是由神灵附体的大“活袍”(原始宗教的巫师),挥舞起鹰尾和大扇,在弓箭、青龙和白象的标志前焚香高诵古老的祭词,唱颂遮帕麻和遮咪麻的创世史诗,远播人类始祖的恩德大义。历史上的阿昌族没有文字,历史文化全靠口传心授,活袍也被称为“无字经师”,是传承民族文化的智者。阿昌族的历史文化精髓,就是通过活袍在祭祀活动中的唱诵得以代代相传。
阿露窝罗节的高潮汇集于全体参加的舞蹈——蹬窝罗。“窝罗”有欢乐之意,“蹬窝罗”也就是“跳欢乐”。最早的“窝罗舞”来源于阿昌族人民的生产劳动,由老歌手领唱,大家随着唱跳,根据曲调的变化而改变动作。古老的窝罗舞由自由步、麻雀步、猛虎下山步3个部分组成。舞蹈场面造型主要是“太阳打伞”“月亮戴帽”,生动地表现了阿昌族的自然观、历史观和宇宙观。

阿昌族的美丽姑娘,蹬着窝罗,脸上洋溢着欢乐。
跳蹬窝罗人数不限,男女老少均可参加,通常围成圆圈,由能歌善舞的“烧干”(艺人)领头,众人尾随其后,逆时针方向围绕窝罗台而舞。舞蹈时双手叉腰,双腿以交叉大八字步或半蹲“金龙转身”居多,每进行一次,即仰望天空一次。阿昌族人民还结合生产生活提炼出新的舞蹈题材,将窝罗舞整理为窝罗、阿露、团结、射箭、耕织、丰收6个部分。舞蹈内容朴实,动作质朴、简练、粗犷,沉稳有力,曲调欢快。阿昌族用这样的舞蹈教育子孙后代牢记先祖的恩德,老老实实地做人。
每天的祭祀活动结束后,首尾衔接的舞队就会以“双龙行路”的队形,伴着欢快的阿昌族民歌开始蹬窝罗。上千男女老少一起入场,跳出一片欢乐喜悦的海洋。舞蹈从白天跳到黑夜,人们久久不愿结束,似乎真的要跳上三天三夜,方才止歇。

“烧干”领舞的双龙行路队形,上千人的舞队绕着舞场蹬窝罗。
民族历史穿在身上

盛装的阿昌族妇女,高包头是已婚标志,也是阿昌族保卫家园传说的体现。
在阿露窝罗节上,每个阿昌族同胞都穿上了最漂亮的民族盛装,拿出压箱底的饰物,展示自己最自信和美丽的形象。置身其中,仿佛进入了争奇斗妍、美不胜收的艺术世界。从他们的传统服装造型上,可以分辨出反映历史文脉和地域特征的传承。而每个阿昌族同胞都能拉住你,自豪地指着身上的服装配饰,讲出民族的大历史和家族传承的小故事。
阿昌族服饰按地域主要可分为三种服饰类型:户撒型、腊撒型和梁河型。
男子服饰差异不大,总体特点是男子包白色、黑色包头,穿白色、蓝色和黑色对襟长袖棉布上衣,下着蓝色或黑色阔腿大裆裤。女子服饰区别较大:

织锦是阿昌族古老的手工艺,美丽的筒裙就是由手艺娴熟的阿昌妇女织就。

阿昌姑娘爱戴花,帽子上总是插满绽放的鲜花。
阿昌族无论男女老幼都爱花儿,并且喜爱戴花。阿昌族男女老少,特别是阿昌族的姑娘们会在包头上插饰美丽的鲜花,不仅美观,还是品性正直、心灵纯洁的标志。
除了美丽的织锦、服饰,颜色鲜艳的鲜花,紧紧抓住每个人目光的还有闪亮的银饰品。各地区、各年龄段的阿昌族女子都喜欢配戴各种银饰,一些地区的阿昌族男子也喜爱配戴银饰。银插针、银耳环、银项链、银手镯、银戒指、银纽扣、银衣链、银腰链、银泡花、银花饰和银饰“挂膀”, 遍布全身的银饰品把阿昌族女性装点得分外明艳。

身着银饰“挂膀”的阿昌族妇女,坎肩式的小罩衣上缀满了银配件,连背后也是一片华丽的银装。

老阿妈佩戴的银镯头,赶在节日前擦得锃亮,这是母亲传给她的心爱宝物。
华丽的银饰不仅是阿昌族喜爱的服装的佩饰,也是青年男女定情的信物,还是母亲给女儿的陪嫁物之一。银饰能起到消灾避邪的作用,象征财富和光明,带来吉祥平安。重要的银饰品会在家族中代代相传,象征着阿昌族家族血脉的延续。
茶山路上有情人
初春时节,一元复始,万象更新。阿露窝罗节期间,是阿昌姑娘充分展示自己的美丽和聪明智慧的时节,也是男青年追求恩爱伴侣的大好时光。青年男女则进行对歌活动,由此演绎出了许许多多感人的爱情故事,成就了无数美满的姻缘。
顺风听得贤良来,约动朋友来候承。
口渴得喝清凉茶,爱玩又遇有情人。
吃茶要走茶山路,玩笑要找爱玩人。
莫嫌妹家茶树小,小小茶树也有情。
干巴擦盐盐有味,隔年腊肉酒钻心。
茶山顶上一眼井,今天遇着饥渴人。
不图黄金撒白路,只图玩笑度光阴。
饭盒包饭口合口,纸裹黄烟一条心。
光阴撒在茶树上,茶叶发芽郎提亲。
石板搭桥千年走,铁打板凳坐一生。
这首回荡在茶园里的阿昌族民歌,不仅唱出了青年男女之间甜蜜而美好的爱恋之情,也表现了阿昌族采茶劳动的场景。阿昌族人的生活离不开民歌,劳动时,走路时,山上田边,随时都可以听到他们悦耳的歌声。阿昌族的民歌善于以物拟人、以物寓意,含蓄清新、曲调悠扬,在不同的场合,用不同的声调咏唱,还能就当时的场景即兴填词,文采斐然。阿昌族的对唱山歌分好多题材套路,大体分为候承、邀约、夸口、结交、辞别、送路等,其中最富有生活情趣的当然还是情歌。
在阿露窝罗节的采春茶活动中,阿昌族男女演唱着情歌中最高亢辽远的“相勒吉”,歌词常常围绕着采茶活动,触景生情,即兴创作。

山洼里的茶园,早已萌发初春的新芽,等待采摘。
春日是阿昌族男女青年谈情说爱的好时机,也是采摘春茶的好时节,根据《南甸土司简史》记载,公元前25年,居住在梁河地区的人民就已经开始种茶。直到今天,在周边的群山中仍生长着粗壮高大的千年古茶树,其中年龄最大的 “野生茶树王”,已经有1500岁的高龄。

枝繁叶茂的古茶树,
见证了千百年来的
茶文化史。

远近闻名的阿昌族民歌手,边采春茶边对歌。
(说哎小郎是)上山去(哎)把(哎那个)花来采,
(哎小郎是)花(哎)多叶少配(哎)起来。
(说哎那个)手巾搭(哎)在(哎那个)花枝上,
(哎小郎是)朝朝洗脸望(哎)花开。
(说哎那个)四月辰光好,
(哎小郎是)蜂不采花蜜(哎)不甜。
在绿意葱茏的茶山一路前行,阿昌族民歌手将一曲《山歌》送入山林云霄。伴着大段的自由散板,青年男女以比兴暗喻的手法,婉转而缠绵地表达着彼此心底的爱慕;幽远绵长的声韵,点染出一派空灵辽阔的风景。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