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族四大创世史诗之《勒俄特依》

《勒俄特依》

广泛流传在金沙江南北两岸川滇大小凉山的彝族民间,除了口头传播外,还有不同的彝文手抄本。”勒俄特依”系彝语音译,本意直译为”历史的真实模样”;又解为:”勒俄”即古事、历史,”特依”意为经书或书,题意即”古事纪”或”历史的书”。史诗有各种详略不同的异文本,主要有《勒俄阿莫》(母史传)与《勒俄阿补》(公史传)、《武哲》(子史传)、与《古侯略夫》(公史详传)、《勒俄阿诺》(《黑史传》)与《勒俄阿曲》(《白史传》)等数种成对流传的本子。史诗以历史的发展为主线将各个部分有机地贯穿起来,首尾呼应,生动地叙述了天地的形成、万物的生长、山河的来源、人类社会的发生、发展和演变以及彝族先民迁徙的历史,对于研究彝族先民早期朴素的唯物主义自然观与宇宙观,研究彝族社会的形成及其发展都有着重要的价值。汉译本的《勒俄特依》全诗共2270余行,由《天地演变史》、《开天辟地》、《阿俄署布》、《雪子十二支》、《呼日唤月》、《支格阿龙》、《射日射月》、《喊独日独月出》、《石尔俄特》、《洪水漫天地》、《兹的住地》、《合侯赛变》、《古侯主系》和《曲涅主系》共十四章组成。

一、天地演变史
宇宙天地最初是在混沌之中从水自然衍化而成的:”天地未分明,洪水未消退,正当这时候,一天反着转,变化极反常;一天正面变,变化似正常。天地的一代,混沌演变水;天地的二代,地上雾蒙蒙;天地的三代,水色变金黄;天地的四代,四面有星光;天地的五代,星星发出声;天地的六代,发声后平静;天地的七代,平静后又变;天地的八代,变化来势猛;天地的九代,下界遭毁灭;天地的十代,万物毁灭尽。此为天地演变史。

二、开天辟地
远古的时候,天地连在一起,混沌未分之际诞生了东南西北四方的四位仙子。天神恩体谷兹决定召集诸神开天辟地,便派使臣鸽神德布阿尔去喊东方的杉树神儒惹古达;儒惹古达又去喊西方的柏树神署惹尔达;署惹尔达又去喊北方的云神司惹低尼;司惹低尼又去喊南方的熊神阿俄署布;阿俄署布又去喊工匠的始祖阿尔师傅……诸神来到宇宙的上方,为开天辟地集思广益、献计献策。最后云神司惹低尼开出九个铜铁矿,阿尔师傅以膝盖当砧磴,口腔当风箱,拳头当铁锤手指当火钳,制成四把铜铁叉,交给四仙子,去到东南西北四方开辟天地;继而又制出九把铜铁帚,交给九位仙姑娘拿去扫天地,将蓝盈盈的天扫上去,把红艳艳的地扫下来;诸神立起四根撑天柱撑在地四方,拉起四根拉天绳扣在地四方,用四块压地石,压在地四方;此后,阿尔师傅又制出九把铜铁斧,较给九个仙小伙去平整大地、造山河、开沟渠、打田坝……

三、阿俄署布造物
天地造好了以后,天神恩体谷兹亲临大地巡察诸神的创世,发现地上什么东西也没有,便命鸽神德布阿尔去请南方之熊神阿俄署布为地面造物,阿俄署布从天上背来三背石头,相继在高山造成了山岩,在坡上造成了沙石,在平坝造成了块石,从此地上有了石头。地虽变得受看一些了,但没有草,光秃秃的不好看。阿俄署布又从天上扯来三把草,将草抛下地。一阵风吹来,落到半坡上,长成山茅草;一把被风吹走,落到高山上,长成蕨基草;一把被风吹去,落到平坝上,长成爬地草。地上有了草,但是没有树。阿俄署布又到天上拔来三捆树,一捆被风吹去,落到高山上,长成杉树和柏树;一捆被风吹走,落到半坡上,长成松树和青冈树;一捆被风吹去,落到平坝上,长成桃树和李树。……阿俄署布又引来马鹿住进树林,引来云雀住进蕨草坡,引来水獭住进河里,引来岩蜂住进岩洞,大地有了生气……

四.雪子十二支
大地有了万物,但还没有人类,诸神便又开始造人。天庭的祖灵牌掉在恩杰杰列山上,变成烈火燃烧了九天九夜,烟柱与火光变来变去,变出一对矮小难看的小哑物,不能变成人;诸神又派一对银男和金女来到大地变幻成人,结果变来变去变出松身愚蠢人,第一代只有两尺高,第二代有松树一般高,第三代象柏树那么高,第四代象山峰一样高,第五代却有齐天那般高,行动慢腾腾,走路摇晃晃,呼吸气奄奄,似死又非死,还是不能变成人类……天神与众神想尽一切办法来造人均告失败。后来天上降下三场红雪,变化了九天九夜,最后“结冰成骨头,下雪成肌肉,吹风来做气,下雨来做血,星星做眼珠,变成雪族的种类,雪族子孙十二种。”其中无血的六种是蒿草、白杨、水筋草、铁灯草、针叶草、藤蔓;有血的六种是蛙、蛇、鹰、熊、猴和人。人类渐渐分布开来,遍及天下。阿吕居子以前的九代人都过着猴子般的蒙昧生活:”形状虽象人,叫声似猴音,树叶当衣穿,野果当饭吃,有眼不看路,有嘴不吃谷,有手不做工,如熊掰树梢,如猴爬树顶。”倒了第十代,居子有七子,他们仍过着不设灵、不待客、不娶妻、不嫁女的群居生活。

五、呼日唤月
大地有了人类,天空却没有日月。云神司惹低尼派阿吕居子来到大地呼唤日月。阿吕居子在土尔山顶打牛祭天,喊了九天,唤出六个太阳来;喊了九夜,唤出七个月亮来;继而,他又来到土尔山腰椎羊以祭,喊了七天唤出“煞业”(北斗)七星来;喊了七夜唤出”耻苦”六星来;接着,他来到土尔山脚,宰鸡以祭,喊了三天唤出三排星星,喊了三夜唤出四颗仙星……此后,大地上白天六日同出,夜里七月并升,树木被晒枯,江水被晒干,动物被晒死。

六、支格阿龙射日月
在大雁的故乡,雁氏生女叫阿芝,嫁到雪山去。雪氏生女叫里扎,嫁到黄云山。黄氏生女叫马结(竹),嫁到相嵌去。相氏生女叫紫兹(雁),紫的女儿嫁耿家,耿的女儿嫁蒲(灯草)家。蒲家生三女:长女蒲莫基玛嫁姬(漆树)家,次女蒲莫达果嫁达(蕨草)家,幼女蒲莫列衣未出嫁……。她三年设织场,三月制织机,发明了最早的纺织技术。一天美丽的蒲莫列衣嫫正在屋檐下织布,空中飞来四对大龙鹰,龙鹰身上掉下了三滴鲜红的血,一滴端端正正落在幺姑娘的头上,穿透了九层黑辫;一滴端端正正落在幺姑娘的腰上,穿透了九层毡衣;一滴端端正正落在幺姑娘两腿之间的裙子上,穿过了九层百褶裙。蒲莫列衣以为会有不祥之事发生,便连忙去请祭司毕摩来占卜,却是大吉兆,要生一位大神人……念了生育经后,早上天空起白雾,午后便生下一个男孩,并按照孩子出生于龙年、龙月、龙日、龙时、龙方位的龙辰,取名“支格阿龙”。
支格阿龙出生后的第一夜,便不肯吃母乳;第二夜又不肯同母睡;第三夜不肯穿衣服。蒲莫列衣认为自己生下个恶魔胎,便将儿子弃之山岩下。岩下恰巧住着龙,支格阿鲁便喝着龙乳、穿着龙衣成长了。一岁时他便以竹片做弯弓,用草杆做箭弩;两岁时便跟着牧人去放羊;三岁时便随着猎人去远游,知晓箭法,擅长用剑;他扳着四张神弓,搭起四支神箭,穿着四套神铠甲,骑着四匹神马,要去丈量天,要去测量地,一箭射中天地交汇的中央”久拖木姑”……这时,恰遇六日同出,七月并升,大地一派枯涸,阿龙来到土尔山顶,站在柏树上”射日也射中,射月也射中”,他将射下的日月拿到大地上,压在石板下,便又踏上了为世间降妖除魔的漫漫长路。殊不知,阿龙射下了五日六月,剩下的独日独月吓得躲了起来,天地又一片黑暗。巴克阿扎派白公鸡去请独日独月复出,但日月不肯。白公鸡便在鸡冠上打刻盟誓,”九刻九保证”,即按刻在鸡冠上的契约,公鸡晨鸣迎接日出,傍晚啼鸣送日归,而月亮则由白狗陪伴,日月这才复出,万象始正常。

七、石尔俄特找父亲
远古的人们生子不见父,雪源之子施纳,下传七代,代代生子不见父;第八代石尔俄特带了九个随从,拿了九束银匙子、九束金匙子,驮了九驮银粉末、九驮金粉末,狐狸赶银驮,兔子赶金驮,四处寻找父亲都没找到。最后来到约木接列地方,遇到美丽聪明的施色姑娘。施色姑娘让他猜一连串谜语,如能猜中便告诉他怎样才能找到父亲。石尔俄特怎么也解不开谜底,带着疑惑回到家中,妹妹俄洛一下就揭开了谜底。石尔俄特便又前去找施色姑娘,才知道要先为祖先安灵、送灵,并祭供祖灵,做完祭仪后回到住区“娶妻配成偶”、”生子即可见父亲”。过了三年,石尔俄特便娶了施色姑娘为妻,生子有三,长子未成家,次子未娶媳,三子却布居木安了家。

八、洪水漫天地
却布居木安家后也生下三个儿子。有一年,居木三兄弟正在开荒,但是出现了十分异常的现象,他们头天刚犁出的地,第二天又复原成杂草丛生的荒地。夜晚兄弟三人便手持棍子守望在地边观察:原来天神的使臣阿格叶库赶着野猪把他们耕好的田土一翻就复原成老样子了。兄弟三人一见都非常生气,吼了一声就跳将出来,捉住使臣,大哥说要杀死他,二哥称要狠狠揍他,只有小弟性情温和地问他缘由。使臣便说,他是前来通报洪讯的。原来人间勇士赫体拉巴打死了天神使臣格惹阿毕,触怒了天神恩体谷兹,天神要放洪水淹没大地。接着便告诉三兄弟怎样躲避洪水,说完便立即飞上了天。
洪水泛滥时,大哥藏身于金银床,二哥藏身于铜铁床,都溺水身亡;小弟居木武吾心地善良,得到神启,躲进木柜子得以幸存。大水退落后,武吾点燃火草生火,一股青烟从山顶升起,被天神派来察看大地情况的两只雉鸡发现后禀报给了天神,天神见居木武吾是一个淹不死的人,便派三个神使去捉拿他。居木武吾对三个神使以礼相待,故神使们不但没有捉拿他,反而替他向天神的女儿提婚,天神一听大怒说“主奴绝不能通婚!”

九、智娶天婚
且说洪水泛滥时居木武吾搭救过许多小动物,并跟它们结成好友。现在武吾求婚遇到天神的阻碍,这些小动物便一道商量起来要设计帮助他与天神斗智一番:乌鸦能高飞,蛇便缠在乌鸦的颈上,老鼠坐在乌鸦的肩上,蜜蜂贴在乌鸦的尾巴上“嚯”地一声便从地上飞起,”轰”地一声便到了天庭。老鼠咬坏了天神的祖灵牌(彝族认为祖先灵牌被老鼠咬坏必遭至大祸),毒蛇咬伤了天神的脚,蜜蜂刺伤了天神的女儿,乌鸦也在天神的房顶叫了三声不吉音。天神无奈之下,只好派遣使臣到下界寻求良医,并许愿谁能治好他的脚和女儿的伤,就将女儿嫁与谁。这下,小动物们又纷纷出动,帮助居木武吾治好了天神家的伤痛。天神只好从空中抛下铜铁天绳接到地面,武吾则在地上立起铜铁天柱,便直通到了天上,终于娶到了天神的女儿兹俄尼拖。成家三年后,他们生下三个不会说话的儿子。夫妇俩只好先后派蜘蛛、野公鸡、兔子去问天神,天神非但不说,还大打出手,蜘蛛成了无腰、野鸡成了红脸、兔子缺了鼻梁;最后小白雀偷听到“秘方”,却因逃跑时尾巴被扯、钻入灶眼后变成了黑身秃尾的模样。武吾按秘方烧爆三节竹子、烧开三锅水来烫三子,三子分别说出了三句不同的话,便成了藏、彝、汉三个民族的祖先。

十、六祖与迁徙
后来,居木武吾上天庭去给生病后回娘家的妻子兹俄尼拖驱鬼,回来时天上的三位仙女伙氏、洪氏、平影氏悄悄跟着他来到人间,成了武吾的妻妾,各生有二子,后来成为彝族的”六祖”。
彝人先祖武吾格子四处寻找住地,从“撒姑克碾”开始,找遍各处,迁徙了三十三个地方,最后来到兹兹蒲武(凉山彝族共认的祖地),这里”屋后有山能放羊,屋前有坝能栽秧,坝上有坪能跑马,沼泽地带能放猪,寨内有青年玩耍处,院内有妇女闲谈处,门前还有待客处”,是一个理想的居地,就此定居下来:”七代宝剑在此晃,八代骏马在此骑,九代德古(头人)在此出,祖先根业在此建,子孙繁衍在此兴……”

《勒俄特依》仍保留了原始性史诗的外部形态,不仅汇集大量的神话、传说以及故事、谜语等彝族口承文学的古老成果,内容纷繁浩瀚,神话色彩很浓,故事情节曲折。此外,史诗还充溢着相当浓烈的原始宗教氛围和巫术祭祀的色彩,从而透露了史诗与彝族原生宗教之间的血肉联系。总之,史诗集神话的诗性基质与宗教的巫化氛围为一体,以其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交相结合的艺术成就,堪称是彝族文学宝库中的瑰宝。《勒俄特依》的异文很多,长短不一。1960年由巴胡母木(冯元蔚)、俄施觉哈、方赫、邹志诚整理的翻译本,收入《大凉山彝族民间长诗选》,由四川省民间文艺研究会编,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1982年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了冯元蔚整理的彝文本,1986年该社又出版同一整理者的汉文译本。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