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俄特依》(五、开天辟地)

五、开天辟地
天地未分前,
诞生四仙子:
儒惹古达生于东,
署惹尔达生于西,
司惹低尼生于北,
阿俄署布生于南,
住在宇宙的上方。
恩体谷兹家,
专门派使臣,
派了德布阿尔去,
来到土尔山顶上,
请了儒若古达来,
儒若古达啊,
又请署惹尔达来。
署惹尔达啊,
司惹低尼来,
司惹低尼啊,
又请阿俄署布来。
阿俄署布啊,
又请阿尔师傅来。
经过土尔山,
来到宇宙的上方。
恩体谷兹家,
为了开天辟地事,
请了仙子共商量,
九天商量到深夜,
吃了九头会餐牛,
九夜商量到天明,
喝了九坛会餐洒。
各方仙子齐聚会,
尔旋阿俄献一计,
交给阿衣苏涅仙,
阿衣苏涅献一计,
交给勃宜阿约仙,
勃宜阿约献一计,
交给儒惹古达仙,
儒惹古达献一计,
交给署惹了达仙,
署惹了达献一计,
交给阿俄署布仙,
阿俄署布献一计,
交给司惹低尼仙,
司惹低尼阿,
开了九个铜铁矿,
交给阿尔老师傅。
阿尔师傅啊,
膝盖当砧磴,
口腔当风箱,
拳头当铁锤,
手指当火钳,
制成四把钢铁叉,
交给四仙子。
一把交给儒惹古达仙,
东方去把天地开,
东方裂一口,
似开又不开,
风从这时吹进来。
一把交给署惹尔达仙,
西方去把天地开,
西方裂一口,
似开又不开,
风从这里吹出去。
一把交给司惹低尼仙,
北方去把天地开,
北方裂一口,
似开又不开,
水从这里流出来;
一把交给阿俄署布仙,
南方去把天地开,
南方裂一口,
似开又不开,
水从这里流出去。
把天撬上去,
把地掀下来,
四方开了四个眼。
恩体谷兹啊,
亲自跨出门,察看下界然后说,
天地还没开得好,
还有四个铜铁球,
埋在大地上。
恩体谷兹家,
特地派差使,
派出骏马和仔马,
来到地面上,
去刨四个铜铁球,
刨不刨得出?
刨也不出来;
又派犊牛和阉牛,
去撬钢铁球,
撬不撬得出?
撬也不出来。
又派黄羊和红羊,
去挖钢铁球,
挖不挖得出?
挖也挖不出。
又派黄猪和黑猪,
去拱钢铁球,
拱不拱得出?
拱就出来了。
司惹低尼啊,
请来了阿尔老师
将那四个钢铁球
制成九把钢铁帚
交给九个仙姑娘,
拿去扫天地,
把天扫上去,
天成蓝盈盈;
把地扫下来,
地成红艳艳。
四根撑天柱,
撑柱地四方:
东方这一面,
木武哈达山来撑;
北方这一面,
尼木抵泽山来撑;
南方这一面,
火木抵泽山来撑;
四根拉天绳,
扣在地四方,
东西两面交叉拉,
南北两头交叉拉,
四个压地石,
压在四地方。
司惹低尼开天地,
司惹约祖来整地。
恩体谷兹家,
特地派差使,
请来了阿尔老师傅,
铸造九把钢铁斧
交给九个仙小伙,
随同约祖去整地。
司惹约祖啊,
为了整地造山河,
上午议事时,
你说我说争着说,
下午做活时,
你做我做争着做。
打山山听话,
捶沟沟顺从。
一处打成山,
做牧羊的地方;
一处打成坝,
做放牛的地方;
一处打成田,
做栽秧的地方;
一处打成坡,
做种荞的地方;
一处打成垭口,
做打仗的地方;
一处打成深沟,
做流水的地方;
一处打成册坡,
做安家的地方。
司惹低尼啊,
天上走一趟,
地上走一遭,
身带钢铁器,
经过土尔山,
派了阿衣苏涅的差役,
阿衣苏涅啊,
凿石开水道,
水流遍四方。
苏涅勒格惹,
披毡搭肩上,
整地又栽草,
草长一片青。
恩体谷兹啊,
地面巡三遍,
一山长有树,
一山又无树,
一山长有草,
一山又无草,
一沟有水流,
一沟又无水,
一方有平原,
一方又无原,
一方有动物,
一方无动物。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