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俄特依》(七、支格阿龙)

七、支格阿龙
远古的时候,
天上生龙子,
居住在地上。
地上生龙子,
居住在江中,
金鱼来作陪,
大鱼来作伴,
小鱼供龙食。
江中生龙子,
居住在岩上,
巨石来作陪,
大蜂来作伴,
小蜂供龙食。
岩上生龙子,
居住在杉林,
鹿子来作陪,
麂子来作伴,
獐子供龙食。
杉林生龙子,
住在鸿雁乡。
雁乡这地方,
雁氏生女叫阿芝,
嫁到雪山去。
雪氏生女叫里扎,
嫁到黄山去。
黄氏生女叫马结,
嫁到俄鲁则五。
则五生女叫里莫,
嫁到西昌泸山去。
泸山生女叫紫兹,
紫的女儿嫁耿家,
耿的女儿嫁蒲家。
蒲家生三女:
蒲莫基玛嫁姬家,
蒲莫达果嫁达家,
蒲莫列衣未出嫁。
蒲莫列衣啊,
三年设织场,
三月制织机,
坐在屋檐织布。
机桩密集象星星,
织刀辗转如鹰翅,
梭子往来似蜜蜂,
纬线弯弯如彩虹。
扎扎结列这地方,
天空一对鹰,
来自驱鹰沟;
地上一对鹰,
来自直恩山;
上方一对鹰,
来自蕨草山;
下方一对鹰,
来自尼尔委;
四支神龙鹰,
来自大杉林。
蒲莫列衣啊,
要去看龙鹰,
要去玩龙鹰,
龙鹰掉下三滴血,
滴在蒲莫列衣的身上。
这血滴得真出奇:
一滴中头上,
发辫穿九层;
一滴中腰间,
毡衣穿九叠;
一滴中尾部,
裙摺穿九层。
蒲莫列衣啊,
以为是恶兆。
急忙派遣使,
遇谁就派谁。
叫去请毕摩,
差人来到寨。
寨首转三遍,
寨首没毕摩;
寨尾转三遍,
寨尾没毕摩。
寨中找到毕摩家,
毕摩大师已出门,只有学徒呷呷在。
学徒呷呷啊,
坐底垫的黄竹笆,
中间铺的獐麂毛,
面上铺的花毛毯。
左手开柜门,
右手摸柜抵,
取出金皮书。
先翻一双两篇看,
纸上没有话,
黑墨不回答。
再翻两双四篇看,
说是凶与恶。
再翻三双六篇看,
说是吉与福。
再翻四双八篇看,
说是大吉兆。
翻到五双十篇看,
说要用只黄母鸡,
拿束”则果”枝,
念了生育经,
就要生个大神人。
毕摩动身起,
来到主人家,念了生育经,
蒲莫列衣啊,
早晨起白雾,
午后生阿龙。
支格阿龙啊,
生后第一夜,
不肯吃母乳;
生后第二夜,
不肯同母睡;
生后第三夜,
不肯穿衣服。
以为是个恶魔胎,
被母抛到岩下去。
山岩本是龙住处,
阿龙懂龙语,
自称”我也是条龙”,
饿时吃龙饭,
渴时喝龙乳,
冷时穿龙衣。
支格阿龙啊,
生也龙日生,
年庚也属龙,
阴阳逢时也是在龙方,
名也叫阿龙。
阿龙长到一岁时,
跟着牧童放猪玩,
竹片做弯弓,
草杆做箭弩;
长到两岁时,
跟着牧人放羊玩,
扳起竹弓走在后;
长到三岁时,
跟着游人去旅行,
扳起木弓走在后,
用剑知剑法,
长到四岁、五岁时后,
用弓知箭法;
找寻天界到天涯,
找寻地界到地角。
支格阿龙啊,
扳着四张神仙弓,
搭着四支神仙箭,
穿着四套神铠甲,
带着四只神猎犬,
骑着四匹神仙马。
要去丈量天,
要去测量地,
东西两方交叉射,
两箭齐中久拖木姑;
南北两方交叉射,
仍然射中久拖木姑。
若是不相信,
至今还有箭痕在。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