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俄特依》(九、射日射月)

九、射日射月
远古的时候,
支格阿龙啊,
要去射太阳,
要去射月亮。
扳着神弯弓,
搭着神仙箭。
起初站在蕨萁草上射,
射日也不中,
射月也不中,
蕨草因此垂下头。
又一天,
站在地瓜藤上射,
射日也不中,
射月也不中,
地瓜藤从此有往根上长。
来到土尔河岸上,
站在”基斯”树上射,
射日也不中,
射月也不中,
“基斯”因此成矮树。
来到土尔山脚下
站在竹子顶上射,
射日也不中,
射月也不中,
竹梢因此弯三弯。
来到土尔山腰上,
站在松树顶上射,
射日也不中,
射月也不中,
松树因此砍后不再发。
来到土尔山顶上,
站在柏树顶上射,
射日也射中,
射月也射中,
柏树因此矗立在山巅。
射日以后剩独日,
剩了一个病眼日,
射月以后剩独月,
剩了一个半残月。
射下的日月,
支格阿龙啊,
拿到大地上,
压在黄色石板下。
日月被射后,沉沉大地上,
毒蛇大如石地坎,
蛤蟆大如竹米囤,
苍蝇大如鸠,
蚂蚁大如兔,
蚱蜢大如牛。
支格阿龙啊,
一天去打蛇,
打成手指一样粗,
打入地坎下。
一天打蛤蟆,
打成手掌一样大,
打到土埂下。
苍蝇翅膀打成叠,
打到旷野外。
蚂蚁打折腰,
打进泥土内。
蚱蜢打弯脚,
打入草丛中。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