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俄特依》(十一、石尔俄特)

十一、石尔俄特
远古的时候,
雪子施纳一代,
施纳子哈两代,
子哈第一三代,
第一苏涅四代,
苏涅阿署五代,
阿署阿俄六代,
阿俄石尔七代,
石尔俄特八代,
生子不见父,
石尔俄特啊、不知人类有父亲,
要去买个父亲来,
要去找个父亲来,
带了九个随从者,
带了九把银匙子,
带了九把金匙子,
驮了九驮银粉末,
驮了九驮金粉末,
狐狸赶银驮,
兔子赶金驮,
不等天明就起身.
来到草原上,
捉对小云雀,
拿来等俄特,
俄特不肯款待,
俄特不肯接款待;
来到柏树林,
捉对黑乌鸦,
拿来待俄特,
俄特不肯受款待,
俄特不肯接款待;
来到山岩下,
捉对小蜜蜂,
拿来待俄特,
俄特不肯受款待,
俄特不肯接款待;
来到江河边,
捉对小金鱼,
拿来待俄特,
俄特不肯受款待,
俄特不肯接款待;
经过彝人区,
宰对黄色白额牛,
拿来待俄特,
俄特不肯受款待,
俄特不肯接款待;
经过汉人区,
左边白绫罗,
右边黄绸缎,
来到挖格克哈时。
树梢红丹丹,
以为是珍珠,
左手抓一把,
却是救兵果,
右手抓一把,
却是刺梨儿。
石尔俄特啊,
来到约木杰列时,
兹阿地都家,
女儿叫施色,
坐在这里织毛布。
起身迎俄特,
“西方”的表哥,
你要去哪里?
今天将要黑,
天黑要在我家歇,
不黑还是要在我家歇。
莫说蜜蜂不知夜,
风岩就要歇;
莫说乌鸦不知夜,
见树就要歇;
莫说牛羊不知夜,
牧人赶来圈里歇;
莫说云雀不知夜,
见了草原就要歇;
莫说水獭不知夜,
见了江河就要歇;
单身汉子无宿处,
见了房屋就要歇。
天已临近黑,
黑也要在我家歇,
不黑还是也要在我歇。
石尔俄特说:
“为要买父亲,
为要找父亲,
黑也不歇了,
不黑也不歇了。”
兹尼施色说:
“西方的表哥,
下面在地上,
三只不撵山的狗,
未叫脸就红的鸡,
三节不烧的木柴,
三匹不织的花边,
三两不弹的羊毛,
三斤不吃的盐巴,
这些指的是什么?
铠盔头上戴,
前后额两片,
差一片的是什么?
铠袍身上穿,
铠珠六千六百个,
差一个的是什么?
铠裤脚上穿,
圆形铠皮有两个,
差一个的是什么?
这些你若能回答,
买父找父该到哪儿去,
我能告诉你。”
石尔俄特啊,
无法解释出,
流出三滴泪,
回到挖格克及去,
讲给妹妹俄洛听。
妹妹俄洛说,
“亲爱的哥哥,
你不要焦愁,
听我诰诉你:
三只不撵山的狗,
是指林中的狐狸。
未叫脸就红的鸡,
是指蕨草下的公野鸡。
三节不烧的木柴,
是指家中的祖灵。
三匹不织的花边,
是指天空的彩虹。
三两不弹的羊毛,
是指山间的云雾。
三斤不吃的盐巴,
是指深谷的冰块。
铠盔头上戴,
前后额两片,
差一片的是,
野猪颈上一块皮。
铠袍身上穿,
铠珠六千六百个,
差一个的是,
红脸公鹿一张皮。
铠裤脚上穿,
圆形铠皮有两个,
差一个的是,
水牛膝上一块皮。
石尔俄特啊,
转去讲给施色听。
兹尼施色说:
“西方的表哥,
没有比你聪明,
全都被你答对了,
祖灵又该送何方?”
石尔俄特说:
“若要送到河中去,
河里有水鬼,
不上祖灵安放处。
若要送到山顶上,
山顶有狂风,
不是祖灵安放处。”
兹尼施色说:
“西方的表哥,
起灵之后插在屋壁上,
念经之后供在神位上,
超度之后送到山岩下。
除了供奉祖先外,
回到住区去,
娶妻配成偶,
只要这样做,
生子即可见父亲。”
石尔俄特啊,
三年难娶妻,
找不到相陪的人,
转到勇木甲尼来,
对兹尼施施色说:
“实木恩支,
没有对象了,
只好娶你。”
施色回答说:
“西方的表哥,
姑娘再美貌,
不自讨身价,
你回住区去,
问那特莫阿拉.”
右尔俄特啊,
返回问阿拉,
就此定身价,
华下的客给喜礼,
住下的客给酒席,
新娘到时送匹黑头马,
新娘回时送头黑枯牛,
就此娶了施色来。
石尔俄特啊,
石尔俄特是一代,
俄特俄勒是二代,
俄勒却布是三代.
却布生三子,
却布居斯未成家,
却布居尔未娶媳,
只有却布居木安了家。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