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俄特依》(十四、合侯赛变)

十四、合侯赛变
(注:合指曲涅,侯指古侯)
蒲合三子啊,
带了三队神猎犬,
去到玛尼洛木放,
遇到套神铠甲,
首遇一套,
可是吉敏的铠甲?
不是吉敏的铠甲;
后又遇一套,
可是阿格的铠甲?
不是阿格的铠甲;
最后遇一套,
可是阿突的铠甲?
正是阿突的铠甲。
兹兹蒲武这地方,
神兵社将从此过,
蒲合家三子,
带领百万兵,
驱赶神兵将,
追到另洛列边,
杀死千千数,
活捉百百数,
一副龙头套了三百战马来,
蒲合阿则在此亡,
长子苛突是古侯,
次子阿格是曲涅。
合与侯两家,
因帮起争端,
为分蒲合阿则绝业而相争,
为分地而相争,
为分百姓而争。
犹如母猪争禾苗,
犹如母猪争水凼。
你尊我卑也相争,
你强我弱也相争。
为争后帝的银碗,
为争金质长官印,
两家相争而相敌。
长于挑拔离间的也到
善于搬弄是非的也来。
合与侯两家,
合也想用多变来降侯,
侯也想用多变来降合。
开头一天来相变,
合也不见侯,
侯也不见合;
后来一天来相变,
合也不识侯,
侯也不识合;
合经路上方,
侯经路下方,
滚滚有形声息。
合也侯两家,
你变我变争着变,
合变成白羊,
侯变成野狼,
羊见野狼就跑,
狼见白羊就咬,
侯得胜一次;
合变成稻草,
侯变成黄牛,
牛来啃草梢,
草把牛头盖,
合得胜一次;
合变成母鸡,
亿变成雄鹰,
鸡见雄鹰就逃,
鹰见母鸡就叼,
侯得胜二次;
合变成红叶,
侯变成铁块,
红叶浮在水面上,
铁块浮入河水中,
红叶浮在水面上,
合得胜二次;
合变成母猪,
侯变成了狼,
猪见狼就逃,
狼见猪就咬,
合得胜三次;
合变成姑娘,
侯变成首饰,
年轻的姑娘,
边拿边带上,
合得胜三次;
合变成人,
侯变成熊,
熊来扑咬人,
人拿矛对抗,
犹如一对雄鹰两相撞。
合与侯两家,
来了调解人,
莫打合家莫要打,
莫杀侯家莫要杀,
并非仇杀人,
应当来和解。
开头的一天,
约在土尔山顶来调解,
达介斯里来做调解人,
骑匹灰色“古曲”马;
后来又一天,
约在土尔山腰来调解,
木施杂惹来做调解人,
骑匹黑色“施曲”马;
最后的一天,
约在土尔河边来调解,
丝惹阿武来做调解人,
骑匹红嘴神仙马。
丝惹阿武啊,
把马放在地坎下,
鞍辔放坎上,
来了一只花额虎,
仙马被咬死,
仙马被虎咬,
无心来调解。
合与侯两家,
都把虎来恨。
率众去追赶,
白色花额虎,
终被追杀死。
丝惹阿武走过来,
要请”格略”来评判。
棒出四捧老虎血,
洒向地四方,
一滴滴在太阳上,
太阳躲进云雾间。
一滴滴在云雾上,
云雾散四方,
从此云雾不肯上山巅,
雨水不肯浸入土。
合与侯两家,
以为不是和解的征兆,
早晨打头牛,
誓死结冤仇;,
中午打头牛,
引起天地黑沉沉
晚上打头牛,
引来天绕红云。
接着出四颗黄牛胆,
洒向地四方,
降下三场红雪。
捧出四捧黄牛血,
洒在大地上,
降下三场细绵雨;
剥下四张黄牛皮,
绷在地四角,
云雾才肯上山巅,
雨水才肯浸入土。
合与侯两家,
合家推出合家调解人,
合比阿结来做调解人,
侯家推出侯家调解人,
侯比涅格来做调解人。
传言达话者,
儒洪施奇来承担,
传言撮合者,
列衣木进来承担,
迎亲待客者,
地取梭施来承担,
约定三家没有胆:
厩里跑马没有胆,
蕨草脚下雉鸡没有胆,
林中鹿子没有胆。
约地三家不长毛:
水下鱼儿不长毛,
地下毒蛇不长毛,
坎上表蛙不长毛。
约定三家不出白:
家中母猪不出白,
林中老熊不出白,
树上乌鸦不出白。
约定三家无黑色:
山上白羊无黑色,
天空白雁无黑色,
林中“果布”无黑色,
如此永远不毁约。
合与侯两家,
合家赶来千头畜,
娶了侯氏施哈来,
做了合比阿结妻,
财礼送了千千万,
合家子孙千千万,
合家分九支。
侯家赶来千头畜,
娶了合氏曲尔来,
做了侯比涅格妻,
财礼送了千千万,
侯家子孙千千万,
侯家分九支。
古侯分布在左边,
曲涅分布在右边。
本电子版原文出自:西南民族大学网站http://222.210.17.170/mzwz/ynation/index.htm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