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土耳其货币危机的前因后果

 

特朗普于8月10日表示将对土耳其征收的钢铝关税税率翻倍,并在推特上表示“眼下美国与土耳其的关系不太好”。土耳其是全球第八大钢铁生产国,受此消息的冲击,本就疲弱的土耳其里拉闻讯暴跌,最低跌至6.87里拉兑1美元。之前美土关系就已不断恶化,土耳其里拉不断被抛售。美土关系持续恶化有诸多因素,包括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行动,以及土耳其执意向俄罗斯采购S-400防空导弹系统等,而美国牧师安德鲁·布伦森一案在近期升温,加剧美土关系恶化。

土耳其货币危机的根源在于经济基本面恶化

土耳其自身经济的结构性问题是导致货币贬值的内在因素。虽然土耳其经济增速较高,2018年一季度GDP同比增速高达7.36%,但主要受积极财政政策和积极货币政策的推动,经济维持高增速的同时也造成通货膨胀严重、贸易赤字严重、债务高企等问题。今年7月CPI同比增速高达15.85%,创2004年1月以来新高,远超土耳其央行5%的通胀目标水平。目前土耳其经济相对过热并且通胀高企,但是货币政策尚未同步收紧反而相对缓慢。

土耳其一直以来都存在贸易逆差,自2002年至2017年期间面临连续16年的经常账户逆差。2017年第4季度,土耳其经常账户逆差占本国名义GDP的比率高达6.8%。2018年一季度土耳其外债总额达4667亿美元之多,外债占土耳其GDP之比高达近55%。而土耳其的外汇储备远远不足以偿付大量的外债。截至2018年3月,土耳其外债总额是外汇储备的5.4倍之多。连年的贸易赤字引发市场对土耳其偿债能力的质疑,叠加土耳其外汇储备不足,极易引发资本外逃。今年以来多国央行相继收紧货币政策,全球利率回升加重土耳其债务负担。

土耳其货币贬值压力恐长期存在

土耳其里拉贬值压力可能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存在,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美联储持续加息。美联储加息导致美元相对于其他资产的吸引力增强,将诱使逐利资本从新兴市场流出,若资本流出幅度过大,新兴市场国家则会遭受货币贬值压力。美国经济强劲增长,市场对美联储加息预期升温,并且新兴市场国家经济面临下行压力,货币贬值压力或将增加。二是全球贸易保护加强。今年以来,贸易保护主义兴起,中美贸易摩擦、乃至全球范围内的贸易摩擦对市场风险偏好造成极大的影响,并且对国际贸易的发展造成带来严峻的挑战。而新兴市场国家对贸易的依赖较大,土耳其等新兴市场国家对外贸易长期逆差,若加征关税则会导致贸易环境进一步恶化,加剧新兴市场国家的危机。此外,美土关系可能继续恶化,这也会引发避险情绪上升,增加土耳其贬值压力。影响美土关系的关键除了前文讲到的美籍牧师事件,还有土耳其购买俄罗斯防空导弹以及库尔德问题。

欧洲股汇双杀,美元走强

由于土耳其与欧元区关系密切,在土耳其里拉汇率暴跌后,欧洲股市也出现较大幅度的震荡,欧洲央行对欧元区银行业在土耳其的信贷风险敞口感到担忧。外币贷款占土耳其银行体系资产的40%,如果土耳其没能够走出货币贬值危机,存在外币贷款违约的风险,则会为整个欧元区经济前景蒙上一层阴影。

此次土耳其里拉暴跌的直接导火索是美土外交关系恶化。在后续谈判中,若土耳其拒绝释放美籍牧师布伦森,美国则会对土耳其施加更多制裁。为了给美国增加压力,土耳其可能与俄罗斯、伊朗加强合作,这会加剧地缘政治风险。

由于避险情绪的攀升,欧元汇率承压走低,欧元兑美元跌幅超过1%,推动美元指数突破96高位,创13个月以来新高。美元走强反映全球资本市场美元需求的增加,新兴市场货币贬值压力则会增加。

对于人民币,美元指数还会通过汇率中间价形成机制增加人民币贬值压力,但是不用过度担心,一是中国经济基本面还算稳定,二是中国加强了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管理。如果人民币贬值压力继续增加,央行将采取更多的逆周期调节措施。

风险提示:关注美土关系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