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族与古蜀国渊源深厚

古蜀历史文化与彝族文化的关系越来越受到重视。这是彝族学研究的最新成果。

有学者研究了古蜀地出土的古蜀器物铭文,提出古蜀文字与彝族文字有亲缘关系;还认为古蜀族使用的“左言”,是与中原华夏族的“右言”相反的语言,其语法规则是“主语·宾语·谓语”语序,这与彝语的语法相同。

彝族学成为多学科的国际性研究已有百余年历史。近期的彝族学研究,则又呈现出一派兴旺景象。彝族学研究范围极广,包括彝族历史、部族的融合与迁徙、环境卫生、宗教信仰、语言文字、文学艺术、科学技术、生产技能、生活习俗、婚姻家庭、丧葬礼仪等。本文摘选几个侧面,展现彝族学研究的进展。

彝族起源彝族起源有西来说、东来说、南来说、北来说、土著说等多种观点。法国学者托雷尔认为,彝族人身材魁梧、鼻梁高挺、眼窝深陷的特征与欧洲人种相似,彝族是欧洲迁至中国西南的民族。现在已无人支持西来说。方国瑜在《彝族史稿》中提到:西北河湟一带的羌人南迁,形成了彝族。这是北来说的代表性观点。这一学说是彝族起源的主导观点。目前,土著说越来越受到学界重视。西南民族大学教授贾银忠依据彝汉古文献、地方志、三星堆及金沙遗址的考古成果,加上周密的田野考察和族谱查验,出版了《发现三星堆王族后裔——古蜀国鱼凫王后裔今昔调查研究》。该著作批露:在川南的雷、马、屏等彝族地区,古蜀国鱼凫王的后裔有1600多人。古蜀历史文化与彝族文化的关系越来越受到重视。这是彝族学研究的最新成果。彝文与古蜀文有亲缘关系彝族文字起源极早,但究竟起源于何时,众说纷坛。现存的著名彝文实物有《拦龙桥碑记》(1259年)、《成化铜钟铭文》(1485年)等。陈士林说:“我们不妨假定彝文创始于唐代,而集大成于明代。”丁椿寿说:“我们认为彝文起源于距今六千年前的哎哺时代。”且萨乌牛说:“彝文原本是创制于原始母系氏族哎哺时代的古老文字,当不晚于夏朝。”有学者研究了古蜀地出土的古蜀器物铭文,提出古蜀文字与彝族文字有亲缘关系;还认为古蜀族使用的“左言”,是与中原华夏族的“右言”相反的语言,其语法规则是“主语·宾语·谓语”语序,这与彝语的语法相同。战国时代的铭文戈成为研究重点,其中有郫县出土的铭文戈、新都出土的铭文戈、峨眉及渠县出土的铭文戈。成都十二桥商代遗址出土一件陶纺轮,上面有两个字符。经鉴定,此字符是古彝文的一个分支形态。由此,古彝文的起源可以上溯到商代。阿余铁日也采用古蜀文字与彝族文字比对的方法,对相关的古蜀铭文进行解读,引起广泛关注。目前,对于彝族文字的起源及其与古蜀文字关系研究的热度正在升高。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