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73年

1973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1973年我们的财务状况是比较令人满意的。营业利润1193592美元,初始股东权益的报酬率达17.4%。虽然每股的营业利润从11.43美元上升至12.18美元,但和1972年的19.8%的利润率相比,权益利润有所下跌。这是因为股东投资的增加并不相当于利润的增加。
在去年的年度报告中,我们有预料到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不幸地,我们的预测在今年变成了现实。
我们的纺织、银行,和大部分的保险业务表现都不错,但保险业某些特定部门的表现却有些不如人意。总体而言,保险仍继续是投入资金的最理想的产业之一。
管理高层的目标是运用合理的会计和债务策略,同时长期的资金报酬率能平均高于国内行业整体的报酬率。我们在过去几年一直保持这样的成绩,也努力采取各种能助我们继续维持这一成绩的措施。预计1974年我们的资金仍将面临报酬率的进一步下降。
纺织业
1973年对纺织品的需求仍大。问题主要是纤维的短缺,需要复杂操作流程的纤维短缺使得机器生产能力的运用显得不那么充分。某些纤维的价格在这一年飙升。价格管制委员会(CostofLivingCouncil)的规定使很多制成品的价格没有达到我们某些竞争对手的定位。但是,所取得的利润跟我们的资金投入相比还算合理,虽然我们若按照市场水平定价,可能会更高一些。
纺织业有很强的循环性,价格管制会帮助清除许多障碍,但也会带来其他一些副作用。由于1973年原材料的价格飞涨(这一趋势1974年有望继续),我们决定采用存货估价的“后进先出法”。这种方法能更好的反映当前的成本,并使利润中的存货“利润”最小化。关于这一改变的更多讯息,可以查看我们财务报表的附注部分。
保险业
1973年,JackRingwalt从国家赔偿公司(NationalIndemnityCompany)执行长的职务上退休。这家公司自1940年创立以来,Jack为它带来了出色的营业纪录。接替他的是PhilLiesche。幸运地,在保险和管理方面,他坚持和Jack一样的经营方式。
我们主要的保险业务是国家赔偿、国家火险和海洋保险公司经营的车险和一般责任险。这两项业务在1973年的承保状况都非常好,但业绩还是再次下降了。竞争很激烈,我们放弃以更低利率争取乐观承保人的机会。目前有些微弱的迹象表明,这些人中的一些已经意识到了其利率(和导致储蓄损失)的不足。或许这可以缓解市场上的压力。若是如此,那我们就可以期望交易额的上升了。
再保险业务也差不多面临同样的局面—整体表现不错,但很难达到之前的交易额水平。由兢兢业业的GeorgeYoung领导的这一部门,自其1969年成立起就一直是主要的获利部门。本土化保险公司在内布拉斯加州和明尼苏达州两州的发展很好,业务量有显着成长,亏损率也在可接受范围内。爱荷华州的业务在年底也已展开。
最大的问题在德州,由于原来的管理高层经营不佳,我们必须重新开始。这样做的代价很高昂,工作会十分艰钜。但是,总体而言,本土化业务有巨大发展的潜力。
主要经营城市汽车保险与家庭和汽车保险的公司,这一年在芝加哥的经营状况很差。在CookCounty这一主要营业地区的利率看起来不够高,虽然目前的能源局势让事情更加复杂。问题在于降低了的事故发生频率(石油价格上升,车祸次数相对减少)是否会抵消医药费和修理赔偿价格的上升。
我们认为,相对于事故低发对我们的帮助,价格上升对我们的冲击更大,但我们的某些竞争对手貌似不这么认为。家庭与汽车保险公司在这一年将业务拓展到佛罗里达州和加州两州,但目前尚无法确定如此是否能带来收益。
家庭与汽车保险公司业绩较差的其中一个影响因素是会计系统,它不能即时有效的把讯息反映给管理高层。保险公司这一年的投资也过度集中在普通股上,造成我们公司的财报显示,年底普通股股份出现超过1200万美元的未实现折旧。
但是我们相信,从企业内在价值看我们持有的普通股投资组合是物超所值的。虽然年末出现大量的未实现损失,但以更长远的眼光来看,这一投资组合会为我们带来满意的收益。
银行业经营
位于Rockford的伊利诺伊州银行与信托公司又再次创了纪录。平均存款接近1亿3000万美元,其中60%为定期存款。
自年中起,政策允许利息上限提升后,消费者储蓄利率有了大幅上升。尽管这一政策主要针对计息存款,但我们的税后(包括一项新的伊利诺伊州的收入所得税)利润还是高过普通存款2.1%。我们现在仍是Rockford最大的银行,仍保持超常的流动性,仍能满足客户不断成长的贷款需求,并且仍旧维持了很高的获利。
这要直接归功于董事会主席GeneAbegg和总裁BobKline的领导才干,前者从1931年银行成立后就一直管理该业务。
并购多元化零售公司
董事们已经同意将多元化零售公司并入伯克希尔公司,条件是将其100万股流通股转换成19万5000股伯克希尔的股票。
鉴于多元化零售公司及其子公司已持有10万9551股伯克希尔的股份,因此这笔交易带来的伯克希尔流通股份净成长不会超过8万5449股。
要完成这笔交易,还必须要获得各种各样的许可证明,委托资料在晚些时候会递交董事会投票决定。多元化零售公司经营着一家平价女性衣物连锁店,同时还经营者再保险业务。但在管理高层看来,这家公司最重要的资产是占其股份16%的蓝筹印花邮票公司。
蓝筹印花邮票公司
去年年底我们所持有的蓝筹印花邮票公司股份已经占其总发行股份的19%,之后我们又增购了一些股份,使持股达到22.5%:而想要真正收购多元化零售公司这一数字必须要达到38.5%。
我们对蓝筹印花邮票股票在1973年第一次显得如此重要,也就带来了一个会计上的问题:那就是哪一段时间的利润收入才应被记录到我们今年的财务报告里呢?
蓝筹印花邮票的会计年度截止于最接近2月28号的星期六,是伯克希尔会计年度结束之后两个月。或者说,他们的会计年度比我们的提早十个月结束。对我们来说,一个可以接受的办法就是,鉴于我们之前拥有的蓝筹印花邮票较少的股份,在我们1973年的收入中囊括进蓝筹印花邮票63万2000美元的股东权益收入(他们1973年的会计年截止于3月3号)。
但是这种做法似乎与现实情况不符,并且意味着以后每年计算时都会有十个月的差池。
因此,我们的选择是在蓝筹印花邮票公布的截止到11月份的未经审计的中期收入的基础上,将100万8000美元的蓝筹印花邮票股东权益包括在我们1973年的收入中。
由于我们采用了这种虽未经审计是即时的数据,而不是那些经过审计过却早已过时的数据,但Peat,Marwick,Mitchell&Co.会计公司无法对我们1973年获利中来自蓝筹印花邮票股权的部分作出判断。
蓝筹印花邮票的年度报告,包括由资诚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截止于1974年3月2号的财务报表,在五月初就会公布。BerkshireHathawayInc.任何有兴趣的股东,都可以到时写信给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东南大街5801号蓝筹印花邮票公司秘书Mr.RobertH.Bird,邮编90040,获得一份报告。
蓝筹印花邮票公司的交易业务自去年来有了大幅下滑,但是其子公司喜事糖果公司以及Wesco金融公司还有相当强大的获利能力,后者是一家经营储蓄和贷款业务的企业。我们希望蓝筹印花邮票未来几年的会有不错的营业收入,当然如果交易业务不下滑的话,利润收入肯定会更高。
尊敬的主席先生管理着蓝筹印花邮票,Wesco金融公司以及喜事糖果公司的董事会,三家企业交由也都是一流的、经验丰富的经营团队管理。
太阳报业
在1969年的年度报告中,我们提到了对太阳报业的收购,这是一家在奥马哈市区发行的周报企业。但在其后的年度报告中,我们一直没有提到它的运营情况,也没有采取措施加强其获利能力,因为这家公司规模较小,财务状况也就“不尽理想”。
但在1973年这种“不理想”的状态并没有影响到出版物的质量。5月7号太阳报业凭藉它1972年5月30号一篇关于当地BoysTown(孤儿乐园)的专题调查报导获得了普立兹奖。这是历史上第一次有周报在这一领域获此荣誉。这篇文章报导了自从1948年Flanagan神父去世后,服务品质下降,但财富却不断累积两者间的矛盾情形。
除了普立兹奖之外,该报还赢得SigmaDeltaChi(全国性的专业记者协会)的PublicServiceAward,以及其它的七个全国性的荣誉。
我们要祝贺编辑PaulWilliams、出版商StanLipsey,还有太阳报业的全体工作人员,他们的成就让我们明白出版的水平并不一定和报纸的规模划等号。
资料来源于网络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