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市场交易策略》笔记

跨市场交易策略
(美)约翰J.墨菲(John J·Murphy)
第1章 跨市场分析:相关性的研究
之所以要观察债券的情况,是因为债券的价格走势与股票价格的运行方向常常相反。在大多数情况下,债券市场往往先于股票市场而提前转势。
如果你是债券交易者,你就应该关注商品市场的行情变化。比方说,商品价格的飙升经常伴随着债券价值的下降。而对市场间相互关系进行的另一研究表明:美元价格的下跌通常会引起商品价格的上扬。此外,在本书后面的章节中你会发现,美元的价格走势可以决定美国境外股票相对于境内股票的吸引力。
商品资产价格与外币的行情走势一致,与美元价格的运行方向相反。
当股票的新一轮牛市即将启动时,像非必需消费品股票(也包括其零售商)这样的经济敏感型行业的表现通常好于大多数股票。科技股与交通运输类股票也属此类,它们的走势与经济周期紧密相关。小盘股也先于大盘见底。当市场见顶时,这些极其类似的行业板块通常率先转头向下。当股市进入牛市末期,能源股(其价格与石油价格紧密相关)很容易成为市场龙头股。当能源类股票成为领头羊,对股市来说,这往往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当资金从能源股中出逃,并流入诸如生活必需品、医疗保健以及公共事业股等防守型板块中时,我们可以将其视为股市正在见顶的一个信号。
在市场见顶或见底时,通常是债券率先改变方向,其次是股票,再次是商品价格。
石油价格的上涨通常会迫使美联储提高利率,这会使股市走弱,并让经济减速。
对股票来说,石油价格的上涨通常是一个警示信号,大多数情况下会导致股市见顶回落。跨市场分析所掌握的第2种趋势是,石油价格通常在股市之后见顶回落。
当经济扩张时,可选消费品类股票成为领头羊;当扩张接近尾声时,龙头股是能源类股票;在经济衰退时,日用消费品类股票表现强劲。
市场间关系:美元与商品价格的变动趋势相反;债券与商品价格的变动趋势相反;自1998年以来,债券与股票价格的变动趋势呈反向变动;自2008年以来,股票与商品价格的变动趋势十分密切。
市场间互动关系:债券价格通常先于股票价格改变方向;股票价格通常先于商品价格改变方向;当市场见顶时,债券收益率率先见顶,股票价格其次,商品价格最后见顶;与市场见顶时相比,这些轮动性在市场见底时并不明显。
国外市场的影响:全球市场的所有股票都是紧密联系的;美元升值利好美国股票;美元贬值利好国外股票;新兴市场与商品市场的走势紧密联系。
第2章 对旧格局的回顾
当石油价格开始飙升,股市通常会随之走低。
在市场低迷时,全球股市已经变得高度相关。市场在2000年与2008年重复了这一教训。在这样的情况下,全球分散化的好处已消失殆尽。我们将在本书后面的章节中看到,当市场低迷时,美元升值会使美国境外的股票跌幅超过境内股票。
石油价格在1994年的上升是交通运输业(燃料依赖型行业)遭受重挫的原因,而由此急升的利率(以及债券价格的下跌)又使公共事业类股票(利率敏感型行业)的市值暴跌。
和大众的想法相反,黄金资产在通货紧缩的环境下表现极佳,不管是20世纪30年代,还是2000年之后的10年里,情况都是如此。在1929~1932年这4年间,股票与商品的价格同时暴跌。只有两类资产战胜了通货紧缩下滑,即国债与金矿采掘业的股票。
第3章 1997~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
在日本股票与美国债券收益率的走势之间,存在着一种正的相关性。
第4章 与2000年市场见顶有关的跨市场事件
判断经济从扩张期末期向紧缩期初期转换的一个标准,是市场领涨股从能源类股票转为日用消费品之类的防守型股票,这正是2000年春天所发生的事情。
当短期利率超过了长期利率,就出现了反向的收益率曲线。这种情况通常出现在美联储进行了一轮紧缩性政策(由于石油价格或其他商品价格上涨)之后,反向的收益率曲线通常是股市见顶或经济走弱的一个早期预警信号。
当2年期利率超过10年期利率时,由此形成的收益率曲线即为正式的反向收益率曲线。
由于其对利率的下跌比较敏感,房地产类股票在随后的股票熊市中表现出色。
房地产类股票的上扬有助于经济在随后的衰退中免遭更严重的损失。
在熊市中,为了避险,投资者经常将资金转投在房地产股票上。有3件事有利于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第一,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支付很高的股息,在一个正在下跌的股市中(还有债券收益率的暴跌),这一做法极具诱惑。第二,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和股市间的相关性也较低。因此,当股市下跌时,这也能起到分散化的好处。第三,从历史上看,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与科技股之间是负相关的。这意味着:当科技股下跌时,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通常会上涨。
在经济周期的不同阶段,某些特定的行业板块的表现会更好。在经济低迷的初期,日用消费品是表现最好的行业之一。从其本质上来看,日用消费品具有防守的功能,在经济周期拐点处具有更强的抵抗力。原因在于,这一板块包括饮料、食品、烟草以及家居用品类股票,无论经济情况好还是坏,人们都得使用这些产品。当这一板块表现的相对强势时,往往意味着经济走势放缓。
在经济衰退的初期,还有一些防守型板块对市场资金吸引力较大,如医疗保健与公共事业类股票。如果股票市场的下跌同时伴随着利率的下降(如2000年的情况),这一情况就更加明显了。债券收益率的下跌让付息型股票更具吸引力。大多数防守型股票均属此类。
如何判断能源价格的上涨开始延缓经济增长速度,一种方式是:看市场龙头股是否从能源类股票转向日用消费类股票。由于这一转换是渐进式的,当能源类股票与日用消费品类股票成为股市上表现最为强劲的板块时,危险已经是迫在眉睫了。
债券、股票以及商品见顶及见底的次序通常是可以预测的。债券通常率先见顶,股票其次,最后是商品价格。它们见底的次序也相同。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债券是股票的领先指标,而股票也成为商品的领先指标。在股票价格见顶之后的6~9个月里,经济开始进入衰退期。当商品价格最终见顶时,这通常是衰退开始的一个信号。
在1998年之前,债券价格先于股票价格见顶。在1998年之后,债券收益率先于股票价格见顶。
第5章 美元在2002年的贬值推高了商品价格
头肩顶的形态表现为:在价格的上涨过程中形成了三个头部,中间的头部略高于两边的头部。当价格跌穿了连接两个反转低点的趋势线后,这一看跌的形态也就宣告完成。
当市场在相同的价格水平附近显示出两个突出的底部(见图中的圆形区域)时,这称为双底形态。当价格上升至中间的顶部时,这一形态就结束了。
对那些持续时间长达数年的长期图表来说,使用对数尺度的效果更好。
正如石油价格上涨利空股票一样,石油价格下跌对股票市场来说通常是利好。
第6章 资产配置轮动导致2007年市场见顶
相对表现对两种资产(或市场)进行比较,以确定这两种资产中哪一个表现得更为强势。这一工作可以通过绘制相对强度比率(也称为相对强度(RS)线)来完成。相对强度比率(或相对强度线)等于一个市场的价格除以另一个市场的价格,这一指标可以用任一种绘图软件来实现。
第7章 2007年市场见顶的可视化分析
在2007年的发展过程中,许多警示信号均表明市场有见顶的危险。其中最重要的一种警示信号是各种市场宽度指标的严重退化。市场宽度(market breadth)指的是在任意一天里的股票上涨家数与下跌家数的比值。如果上涨家数超过下跌家数,这一天的市场宽度就是正值。下跌家数多于上涨家数,表明市场宽度为负值。测度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所用的最广泛的市场宽度指标是NYSE腾落指数(NYSE advance-decline(AD)line)。腾落指数就是股票上涨家数与下跌家数之差的连续累积值。当腾落指数上升时,上涨的可能性大于下跌的可能性,市场处于上行趋势。市场分析师通常将腾落指数与标普500指数这样的股票价格指数进行比较。这么做的原因是确保这两条趋势线的走向保持一致。
当市场处于头部时,腾落指数通常先于股票指数下跌(稍后我将讲解其形成原因)。当腾落指数开始下降,而市场指数仍然在上升时,这是一个预示着市场可能见顶的警示信号。
查尔斯·道认为,在一个健康的经济中,工业股及交通运输类股票应同步上涨。归根到底,工业企业制造产品,再由交通运输企业将这些产品运到市场中去。这两个行业彼此之间谁也离不开谁。
道氏理论认为,在一个持续上涨的牛市中,道氏工业及交通运输业平均指数一定是同步上涨的。如果其中一只指数的涨幅大大落后于另一只指数,或两者间发生了严重的背离,这意味着股票市场即将见顶。当这两个指数只有一只创下新高时,这是一条十分危险的警示信号。
上升的趋势线是通过连接前期反弹低点绘制而成。一条趋势线持续的时间越长,触及该曲线的时间也就越长,它的重要性也就越强——对该趋势线的突破也就更为重要。
第8章 跨市场分析与经济周期
股票市场每隔4年见底一次(通常发生在中期选举期间),这种情况被称为总统周期(presidential cycle),因为美国总统每4年选举一次。
据《股票交易者年鉴》(Stock Trader’s Almanac)记载,股票市场的表现在总统选举期后半部分的表现要好于前半部分。统计数字还显示,在4年周期里,股票市场在总统任期内的第3年表现最好。第4年的表现是第二好的。由于股市引领经济的转向,当你发现总统任期的第4年是历史上经济增长的最好时期时,你不应为此感到惊讶。这一4年周期形态的理论基础在于:总统一定会在下一个选举期的前两年里尽其所能地刺激股票市场与经济。
股票市场通常在经济衰退开始前先行下跌,然后在经济衰退结束前率先回升。
在股市的牛市末期,交易者通常将资金转投到商品及相关股票中去。
在过去的两个世纪里,已经出现了4次康德拉季耶夫周期。这4次周期的波峰分别发生在1816年、1864年、1920年及1980年。这4次经济扩张都会导致通货膨胀的爆发(特点是商品价格的上涨及利率的上扬)。
每次通货膨胀的爆发最终都以商品价格见顶而告终(最近的两次商品价格顶峰出现在1920年与1980年)。在价格见顶之后,商品价格通常会保持十多年的稳定状态。在这一稳定期内(我们称为通货膨胀减缓),股票价格的表现尤为出色。在20世纪20年代及1980~2000年间,情况正是如此。
伊恩·戈登(Ian Gordon)(时任加拿大温哥华嘉纳科资本公司的副总裁)的成果,他出版了一份名为《长波分析师》(The Long Wave Analyst)的时事通讯。戈登将长经济周期分为4个阶段,他将之比喻成一年中的四个季节。每个季节的持续时间大约是一个长周期的1/4(大约为15年)。春季(戈登划分的时间段是1949~1966年)的特点是:经济走势强劲,温和的通货膨胀,而股票表现很好。夏季(戈登划分的时间段是1966~1980年)是通货膨胀期,期特征是商品价格及房地产价格均上涨。秋季(戈登认为这一阶段应该从1980年开始)的特点是:债券、股票及房地产产业出现大规模的投机活动。债务规模也在这一投机期内大幅攀升。然后就到了康德拉季耶夫周期的冬季阶段,戈登将这一阶段的起点定为2000年。这一阶段的主要特征是通货紧缩(这一点已被商品价格的崩盘所证实),而且,由于秋季阶段形成的大规模债务需要偿付,形势进一步恶化。在康德拉季耶夫长周期的冬季阶段,股票价格与房地产价格一同崩盘。在经济萧条里,最好的两种防守型资产是债券与黄金。冬季阶段很好地描述了过去10年间所发生的情况。
房地产类股票也被认为是通货膨胀的对冲工具。情况通常是这样的。在大萧条的通货紧缩年代,房地产价格暴跌。
在1940年,克拉伦斯·隆(Clarence Long)发现了一个18年的房地产周期。隆对1870~1940年的房地产周期进行了追踪。由于这一周期的长度是18年(从波峰到波峰,或是从波谷到波谷),在一个康德拉季耶夫长周期中,大约有3个房地产周期。相应地,每个房地产周期包含了4次正常的经济周期。在20世纪20年代末期,康德拉季耶夫长周期与隆的18年房地产周期都开始转而向下。在这两个主要的经济周期下行趋势的共同作用下,股票市场随着房地产价值的下跌而下跌。通货紧缩效应也使得商品与利率大幅下跌。
一个周期的长度可以用其两次波峰或两次波谷间的距离来衡量。在这两者之间,波谷间的距离通常更可靠。一个理想的18年周期应当包括9年的上升期及随后的9年下降期。房地产周期的最近一次上升的持续时间为13~15年,这个时间异乎寻常的长。按计划,下一次周期性底部(以1990~1992年的波谷衡量)将于2008~2010年出现。住宅建筑业股票的图形走势表明,底部的目标出现的时间可能更准。
要测度房地产业的健康状况,最好的方式是研究房地产类股票的发展趋势。
第9章 经济周期对行业板块的影响
石油价格的上涨开始伤及股市的一个信号是:行业龙头股逐渐转移至日用消费品(consumer staples)这样的防守型行业。
当经济从收缩转为扩张时,通常有两种行业板块领涨大盘,即可选消费品(consumer discretionary)类板块及科技股板块。
在市场大底及经济走出衰退之时,小盘股通常率先见底回升。
能源股随着商品价格的下跌而走弱。能源股价格的下跌,加之交通运输类股票的走强,这是另一个利好信号。
在股市处于底部区域时(这表明经济复苏已为时不远了),对经济敏感的周期性及科技股板块成为市场的领头羊。周期型股票包括可选消费品类股票及交通运输类股票。在经济扩张的后期,商品价格开始上涨,领涨股逐渐从原材料转移至能源股。能源股领涨通常是预示经济扩张(还有股市的牛市)已接近尾声的一个信号。能源行业领涨是石油价格上涨的结果,这对经济复苏造成了威胁。
第11章 美元与商品的走势呈反向变动
美元与商品之间的反向关系是最可靠的市场间关系之一。
美元的上涨总是先于商品价格的下跌,或是与商品价格的下跌同时发生。
外汇的走势与美元呈反向变动。商品市场也是如此。这意味着外汇与商品的走势通常呈同向变动。
商品生产国的货币与商品的走势紧密相连。当商品的走势强劲时,它们的表现也比较好;而当商品价格下跌时,它们也会遭受损失。
黄金的走势通常与美元呈反向变动。这意味着黄金的走势通常与外汇呈同向变动。但黄金上涨的速度与这些外汇并不相同。
对商品相关类股票的作用,是美元走势对板块轮转产生的最大影响。
第12章 股票与商品变得高度相关
在20世纪30年代,政府实际上让美元贬值,其目的在于提振商品价格,减少通货紧缩环境对股票的损害。因此,在20世纪30年代,股票与商品价格通常是同升同降。
就其对经济及股票市场的影响而言,有些商品的重要性要高于其他商品。铜就是这样一个非常重要的经济敏感型商品。
在市场顶部及底部时,股票通常先于相关商品而发生变动。
一般说来,在美元升值时,外国股票的表现一般不如美国股票。对外国股票的ETF来说更是如此。这也有助于解释外国股票为何在2011年的表现远不如美国股票。
第14章 债券与股票的联系
喜好收益的投资者寻求高收益。当债券收益率下跌时,他们通常会从分红型股票中获得高收益。
扭曲操作(operation twist)指的是美联储卖出某些短期债券,买入更多的长期债券。这将使债券收益率进一步走低。其目的在于降低长期债券的收益率,并降低企业与个人的借款利率,其中也包括汽车贷款与住房抵押贷款。
当美联储停止购买债券并让债券收益率上升时,黄金市场一定下跌。这有助于提振美元。
第15章 债券与商品的联系
CRB/债券比率的另一个用处是作为风险承担/风险规避(risk-on/risk-off)的指示器。CRB/债券比率的上涨利好那些冒险型资产,如商品、商品型货币、高收益债券、新兴市场、经济敏感型股票及股票大盘。CRB/债券比率的下降利好那些避险型资产,如国债、美元、防守型股票组合等。
新兴市场股票受商品市场走势的影响极大。
结语:所有的跨市场分析都是相关性分析
市场间关系:美元与商品价格的走势呈反向变动;债券价格与商品价格的走势呈反向变动;自1998年以来,债券与股票价格的走势呈反向变动;自2008年以来,股票与商品价格的走势变得更密切了。
它们之间如何相互作用:债券通常先于股票改变走势;股票通常先于商品改变走势;债券收益率率先见顶,股票其次,商品最后见顶;市场顶部的行业板块轮转比市场底部的轮转更可靠。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